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飞机上用餐之——牛肉饭  

2017-06-10 00:2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肉饭

                                 作者   张永维

         前几天出门,飞机从沈阳飞宁波,正是晚餐的时间。

         “您好!您要鸡肉饭还是牛肉饭?······”空姐们开始忙碌着。车推到我身边,“先生,您呢?”

      “牛肉饭。”我没有犹豫。我早就盘算好了。吃小鸡还要吐骨头,碰到筋骨相连的地方还要像演哑剧似的,一头用牙咬住,另一头还要用手去拽。众目睽睽之下,很不雅观,要是没有咬住,骨头再飞出去,或击中哪位男士的眼镜,或恰好落在某位女士的开胸处,那还了得啊!骨头虽硬,但很滑腻,它要是犯起混来,把哪位女士的乳沟当做滑梯一直溜下去,天呀!我可不敢再想下去······那样,任我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而牛肉却不会给我添什么麻烦,好嚼好咽,大不了塞了牙缝,只要笑不露齿,谁还能掰开你的嘴把头伸进去检验一番?况且餐盒里都是备有牙签的,吃完了,用手挡住,用牙签抠抠,还显出见过世面的样子。

       “请拿好,这是您的牛肉饭。”我从小姐的手里小心翼翼地接过餐盒,餐盒还是热的,尽管我很小心,开餐盒时牙签还是掉在了我的腿上,“别跑,”我自言自语道:“吃牛肉没你可不行。”我把它捡起来小心地放在方桌上。打开餐盒,一边是米饭,另一边是类似汤的糊状物,但是牛肉的颜色。吃肉,对多数人来说,早已成了负担,在家或酒店谁要多放我碗里一块肉,绝不会讨得我的欢心。可今天,不知是饿了还是没看到肉的关系,我倒认真计较了起来。我用叉子在餐盒里趟了几下,挖出一块肉丁,我把它放到嘴里刚要嚼,它就从嗓子溜了下去。我用舌头在嘴里搜索几圈,空空的,它的确已经从嗓子眼溜了下去。是我的嗓子太粗?还是那肉块太小?我甚至怀疑那是肉还是土豆沙拉?是肉为什么没有塞牙?我又吃了几口饭,觉得没有滋味,想再找一块肉调下口味,我用叉子又细细的翻搅,没有,连一块能卡在叉缝的东西也没有。我后悔刚才为什么不仔细地嚼一嚼,塞牙又怕什么?现在,想塞还没了呢。我只好用叉子把汤和饭搅在一起,一边吃心里一边说:“我吃的是牛肉饭,我吃的是牛肉饭······”

         飞机快到宁波,小姐来收空餐盒,我把没撕开的牙签也递给她,并朝她呲了呲牙说:“小姐你看,我没塞牙,这个牙签下次还能用······” 小姐接过去并奖励我一个温柔的眼神,好像在说:

     “真乖,比我们公司还抠。”随手把牙签丢到了垃圾袋里。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