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命运  

2015-04-17 18:3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实难琢磨,无论走运还是背运,都可能发生突然改变。

       我家有一只猫叫妙妙,已经养了近十年,当时是因为2000年搬到新家后发现老鼠太多,已经到了鼠患不除,居居无宁日的地步。于是,一位朋友从收容站里要了一只猫。既然进了收容站,无疑就是一只落魄街头的流浪猫。初到我家时,在立柜后面躲了整整三天,但这并没不影响它的幸运。后来,因为它尽职尽责,表现出色,我以它为素材,写了一篇寓言小说《好猫难做》,发表在《中国生态杂志》上。从此,妙妙在老鼠界威名远扬,现在,他的年龄虽然大了,脚步懒了,但仅靠它的名望,就足以吓退老鼠;就像有的明星,只唱一首歌,就红极一生。

        我公司因业务需要在海南东方市注册了一家分公司,适合的岗位均有了所属,而有一个位置却一直是空缺。那就是人所不及,只有猫能胜任。开始我以为,公司的人多,老鼠再疯狂也成不了气候。公司常来客人,养猫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所以,对老鼠的肆虐一直采取忍让的态度。后来发现,忍让只能让老鼠更嚣张,它的数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公司员工的数量,厨房、床下、书架立柜上都是它们游戏的场所。更有甚者,它们常常因为争夺地盘或利益分配不均而大打出手,让你好梦难续。

        命运的转机,往往是在最潦倒的时候。一天,做饭的阿姨晚饭后散步,见一大一小两只猫正在街边的排挡拣食地上的碎屑,阿姨手疾眼快,一把将小的抓住。回来一看,天呀!可怜的小猫也就是刚刚断奶,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随妈妈流浪乞食,它满身污垢,骨瘦嶙峋,身上都是被咬伤和烫伤的痕迹。

         命运是否转机先不说,它生下来第一次洗澡是一定的了。洗干净的小猫被放进了我的书房,它身上的伤痕更加明显,我给它拍了几张照片,以记录它多舛、苦难的童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确是这样。小猫天资聪颖,活泼伶俐。它跳到我的电脑前,趴在了我拿鼠标的手上。我想,这么大的屋子哪还不能呆呢?而它却认定,房子是很大,但掌控这房子的,一定是这只手。

        经过在三亚简短的修整和培训,我给它取了一个生动活泼的名字——小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它搭着我的顺风车到东方的公司上岗了。

        小虎只能在公司里呆着,因为东方的公司在二楼,它没有出入的条件。只要我在东方,小虎就很少离开我的屋子,这样,睡午觉时翻身一定要注意,说不定它就靠着你的臂弯睡得比你还酣。有人可能问,小虎抓到老鼠了吗?死的我没看到,但同样,你也很再难找到活的,因为,小虎到我公司还在倒时差的日子,老鼠们就已经扯妻携子望风逃遁了。

      小虎来公司后,门窗都关得很严,生怕小虎不知天高地厚跑出去或掉下去,外面车水马龙的,想回来都找不到门呀。一天早晨,我起床到饭厅吃饭,公司的人在一扇敞开的窗子前面色凝重,议论纷纷,原来小虎不见了。我心里陡然一惊,但没敢批评人。因为东方市和三亚不一样,不但有风,早晚也是有些温差的,晚上开着窗子睡觉是很凉爽的。我以为,小虎已经来了很长时间了,已经习惯了这个环境,不会再有非分之想。所以,昨晚员工关窗子时,被我制止了。听着窗外的喧嚣,大家又失望又难过,此时,谁都不敢寄期望小虎能回来,只是为小虎的命运担忧。

        到了晚上十点多,员工说,把窗子关上吧,我问为何?,小虎不在了,老鼠就会从窗子进来。这话不假,南方的老鼠可以沿着电线想去它们一切想去的地方。我说,不要关了,老鼠无孔不入,过去封的那么严,老鼠还不是来去自如。半夜12点多,我洗洗要睡了,这时听到有人喊:“小虎!小虎,小虎回来了!”这声音里包含着一种久别重逢的激动。我疾步走出房间,小虎正神采奕奕的从窗口跳了进来,在桌子上亮了一个像之后就跑到了厨房里,它一定是饿了。

       它白天一整天躲到了哪里,它又是怎么上的二楼,而且能找到了那个一直为它留着的窗口呢?这一切都是谜。

       其实,人真的很容易满足,谁也没有得到什么,而对我们来说,那真是一个兴奋而又幸福的夜······

       文章即将结束了,可有关命运的话题却永远无法结束。昨天,我到鱼市去给鱼买氧气泵,一个不大的门市居然鸟、鱼、龟、猫等俱全。生命不应该成为商品,它们应该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生自灭。可一旦成为商品,要是我就希望早日被卖出去。四周环顾,店里挤的几乎没下脚的地方。本来应该养十几条鱼的缸子,挤着几百条,龟放在一个不大的箱子里,它们挤着,摞着,压着,踩着。我交款的旁边,有一个小笼子,本应该装两只猫,却装了四只,总有一只被踩着或被挤在角落不能站立。

       “你这猫多少钱一只?”我问,

       “一百五十元”店主看着我。

       “领导,外面的猫多得是,你要,我们再给你弄就是咯,”身后的司机说:“再说了,其他地方卖也就是三五十一只,”司机似乎懂了我的意图。

        “一百?”我说。店主面带笑意,一声不吭地戴上手套,把手伸进笼子抓出一只。剩下的三只猫暂时都有了活动的空间。 我买走的这只猫命运即将转机,我也希望还没被买走的,都有好运!

       不过,离开的时候,我的心还塞得满满的······

      
                                                                                                                                         ——于2015年4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