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歌声飘过五十年——作者 张克儒  

2013-11-17 12:3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可好了《歌声飘过五十年》
                           
  张永维以“歌声飘过三十年”为题,回忆了与朱宝树王少华夫妇交往的片段,朱老师又以“飘过歌声三十年”的博文回应。读后总感到心绪不宁,以我和王少华朱宝树老师的交往,怎么可以沉默不语,这仿佛一张多年没有埋单的账单,没人催缴时,忘在脑后;一旦有人提起便心头一惊,呀,可不是,竟然欠了那么久了啊!
         永维与王少华夫妇的交往,经历了师生,同事,朋友的演变;每一次变化都记录了生存环境的变迁,人生脚步的印记和岁月如梭的无情。我又何尝不是!
          五十年前,那是1963年到1964年,我在友好厂中学读初二时,身边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是学校破天荒分配来一批高等师范院校毕业的老师,在学生眼里,他们个个气质非凡,学养精进,品德高尚。第二件是1964年7月,邓小平率一大批中央首长来友好厂视察,还有十三岁的小女儿“毛毛”也跟随。那时的友好厂被称作“小兴安岭上的明珠”,是国家投巨额外汇,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建设的特大型森工企业,高端人才的涌入顺理成章,王少华老师就是这批人才中的一个。记得她是哈师院艺术系毕业,同来的还有她的校友美术老师赵成文。他们走出大学校门不久,就风云突变而祸起萧墙,这些老师在以后不同寻常的岁月中,也因不同的身份标签而命运各异。赵成文老师是革命烈士的后代,被市公安局调用,由于政治纯洁和天资聪明,再加上自身的不懈努力,最后成长为中国警察学院首席教授。赵老师曾在央视“东方之子”等多个栏目中亮相。他在刑事侦察,长沙马王堆考古和埃及金字塔法老迷案探究等许多领域成就卓著,地位空前。当年,王少华老师的音乐才华和赵老师的美术造诣相比毫不逊色,我不知道王老师的父母或祖上在当年土改时,是否土地多得“财源茂盛达三江”,起码她没有“烈士后代的”福祉和庇佑。是不是可以这样想象,让时光再回到当年,,如果人间没有那么多风浪,道路没有那么难行,我们的王老师音乐教育和歌唱艺术得以充分发展,说不定又是一个王晓燕或李谷一。
          一晃五十年过去了,记忆在减退,仅存的一些片段也似隐似现;还有王少华老师刚来时,我的父母不久就在“社教”中落难。我那时只有十六岁,沮丧,自卑,怀疑,绝望,齐压心头,对一切事,对所有人,都小心提防,当然对王老师也很少关注,现在甚至怀疑是否记错了她来的具体时间。唯一的印象就是,她是一个很低调的老师,比我大不了几岁,看形象似有俄罗斯血统,皮肤白皙,双眼有些许内陷,即使不笑也有两个浅浅的大酒窝。音乐课都学了什么也早忘得一干二净,或许就有永维说的“绣荷包”吧。不过王老师说话的声音特质还记忆犹新。我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可也不会忘记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有那么一个语文老师,为了“进步”,总忘不了在课堂随时敲打我一下,断定我“将来一定得摔大跟头”,中考前竟然禁止我报考所有学校,说是“上面有规定”。或许性灵的丑陋会挂在脸上,我真的没有妖魔化这个人。这些往事虽然已经成为过去,可历史是一面镜子,既能将假恶丑暴露无遗,也能把真善美昭扬天下。真心感谢王少华老师很不屑落井下石者的卑劣,而王老师的美丽,王老师的高尚,王老师的歌声,给了我些许希望,在人性扭曲的年代,隐约感觉到人世间还有良知;或许还有,是王老师的天籁之音,仿佛 把音乐的元素潜移默化成我生命的一部分,至今不忘。这就是我和王少华老师短暂的师生经历。
         从1965年8月开始,我离开故乡,经历了新中国十多年曲折的年代,到1979年春天回到友好厂中学做老师,从王少华老师的学生变成了同事。她的丈夫朱宝树华东师大毕业,在中学当教导主任,自然也是同事和领导。
          朱宝树对我来说,套用一句话“哥只是个传说”,一是学校教职工多,本人又初来乍到,接触机会较少;二是他口碑超好,而自己是个丑小鸭,感觉朱老师“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三是共事时间较短,不久他就金榜题名,考取研究生去了上海。不过印象还是极深的。他典型的南方人形象,看了永维和他现在的合影,还依然有当年的影子,只是感觉一棵宝树如今已显露出岁月的沧桑了。那时朱老师只有三十多岁,有些稍长的下巴上隐约能看到黑黑的胡茬,说话是那种稍稍带有上海口音的普通话,不过不像一些小品那样的夸张。他语速较快,吐字清晰,表达简洁明了,声音浑厚,和蔼中带着威严。朱宝树老师是“万能老师”,无论初中高中,无论文科理科,所有的课程他都能教,而且上得精彩,深受学生欢迎,这让大多数老师钦佩不已,实难望其项背。
         在这期间,和王少华老师的接触也并不多。
     一年多后,我也离开学校,去外地学习两年,就这样与朱老师失之交臂。以上是我和王少华朱宝树夫妇短暂的同事经历。
          朱宝树的学识和为人早已经私下里成为我一厢情愿的密友 ,后来他在学术界的辉煌成就和崇高地位更叫人仰止。人说君子之交淡如茶,在千里之外的张克儒向我尊敬的师长,朋友的朋友朱大哥致以敬礼和问候。
         以上可以说是与朱宝树夫妇成为朋友的遐想。
          人的一生既漫长又短暂,我们赤条条的来,也迟早都会无牵挂的去,不必赘述保尔.柯察金的那些名言,只要活得真实,何须留名千古。
           真心祝愿我的老师,我的同事,我的朋友,我的大姐王少华永远幸福。想必那些似乎已近逝去的美好记忆,其实会永远镌刻在王老师的心灵深处。
          我 记住了您已经飘过了五十年的歌声。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