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梧桐之恋21—— 集  

2011-05-18 17:5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梧桐之恋21——  集 - 有为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

 

                                       二十一   逝者安息  

 吴桐把取来的信交给我,封面写着:伊鸣亲启。我很诧异,因为写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吴桐的母亲。我展开信,把它抚平,就像拂去历史的浮尘,在那隽永而流畅的字里行间,一个才华横溢,干练而秀丽的女人,在我的眼前渐渐地清晰起来,那被大和尚山的云雾尘封几十年的吴桐苦涩而孤独的梧桐之恋也随之浮现在我的眼前:

伊鸣:你好!

其实,我没有权利这样称呼你,不过,我不会表达我的悔意,如果我的悔意能换回你和我女儿的幸福,那么,哪怕是死一万次我也愿意!

我并不是倚老卖老,因为,我是一个将要远行的人,这封信只有在我远行的前夜才会辗转给你,所以,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大概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你可能会想,我们从未谋面,你也仅到画室一次,我怎么会认出你来呢?这不奇怪,首先应该说,你和吴桐的缘分未了。你和吴桐演绎了一场人世间最凄美、最真挚的爱情故事,作为导演,我并不感到荣幸,也不会感到悲哀,因为,我们无法改变时代,更不可能去改变命运。不过,作为始作俑者,二十几年后,能见证你们的相逢,是上帝对我的恩赐和灵魂的救赎;其次,在画室,你在《春去春又来》这幅作品前所流露出的表情以及强烈的购买欲望,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接下来,当你看到吴桐的名字与电话号码时,你脸上的错愕的表情——尽管你竭力掩饰——也没逃过我的眼睛。其三,你离开画室前只留下电话号码,这更让我坚信,这个什么都没买,却在这个小屋滞留了一个多小时的外地人,就是你——我女儿等了二十五年,也折磨了我二十五年的张伊鸣。试想,哪有一个有诚意的合作者会隐瞒自己姓名啊?你走后,为了稳妥起见,我打电话给一位在电信工作的亲属,想知道这号码背后的信息,得到的回答正是我所期待的:此人远在天涯,一如我们的猜测。

过去我一直在想,假如有一天你真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最幸福的应是我的女儿;最高兴的应该是我这个母亲,可事实完全相反,坦白地讲,我还未及高兴,就陷在更深的痛苦中——假如我还知道什么是痛苦的话。

二十几年前,我只在书信中理性地认识了一个热情奔放,才华横溢,有理想有志向的青年,而二十五年后,当一个感性的,一个沉稳练达,高大英俊,从理想走向现实,从磨难走向成功的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知道,当初我究竟干了什么!女儿为什么在痛苦中不能自拔!她痴心不悔的动力原来是有着如此充分的理由。一直在自责和自救间徘徊的我,今天不得不承认这不仅是个错误,简直就是罪过。

我知道,我给你们造成的痛苦和遗憾是难以估量的,可痛苦与磨难没有使你消沉,反倒增添了你人格的魅力。你的风采令女人倾倒,你有才华,但你的才华却令男人无可嫉妒;你沉稳而机智;风趣而幽默;你脸上写着冷漠,骨子里却透着柔情;你展示的是豪放,而深藏着的却是自律;以我浑浊、但毕竟阅人无数的目光来揣测,历数历代风流人物,你是一个只有尊重,而没有偶像的人。你极其复杂,又绝对纯真。对吴桐来说,你是一幅多彩的画卷,她应该为之锦上添花,可我却把她带进了荒漠。当我绝望的时候,她却成了我活下去的理由,她满怀春天般的等待;我数着为数不多的日子。

你终于来了,像一场雨,滋润了干涸,却冲毁了我建在沙漠上的堡垒,我彻底的崩溃了······

伊鸣,如果让我说出你的名字,我就要气喘吁吁,好在是用笔写,但此时,笔亦很重。

我不敢说了解自己的女儿,可我像一支颓废的笔,忠实地记录着她生活的轨迹。如果她爱慕虚荣,如果她贪恋富贵,她的生活早已改变了,你就不会在这见到她。她在那些包含着代价的诱惑面前从未动摇过,相反,每拒绝一次,换来的都是对你更加的思念,在她的心中,你的位置已无人替代。

我没有财产,当初,我把女儿当做了私有财产,结果,铸成了大错。抛开母爱不讲,我一直在陪伴着女儿是为了拯救我的良心,我一直陪伴着一个秘密是为了救赎我的灵魂,我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在你们两人面前说出这个秘密,看到你们能当面原谅我,虽然我说出来可能会使我身败名裂,但我必须坦诚,我不能一错再错。当年我截留的、你写给吴桐的信我没有烧,而且一封不少的都保存着,但很多已被我拆开,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就像打开了女神潘多拉的匣子,而后所有的苦与痛、罪与罚、爱与恨、福与祸、幻灭与希望都由此而来,也恰恰就是信中的内容,那些才华激扬的文字,青春似火的情怀打动了我,让我产生了好奇,一个在文革的废墟上走出来的青年,竟如此耀眼独秀才华横溢?于是,我放弃了把它们付之一炬的念头,当然,这一切吴桐并不知道。尘封了二十几年,现在,该是让它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对吴桐的今后,我有理由期待,她今后的路虽然不会再有鲜花四溢,光明灿烂的前景,但我也会放心的离去,这,正是因为你的到来······

开始写信的时候,我还是心潮澎湃,作为心死的人这是多么的不易,也许这正是人们所说的回光返照吧?现在,夜已深了,我周身的血液正如潮水般的逐波退去,我该休息了,也许,明天的太阳已不再属于我。

如果你和吴桐能一同出现在我的葬礼上,我将十分欣慰!

是为别!

                                                                                                        2007年8月3日

 

屋子里很静,空气中弥漫着不尽的哀伤。从昏厥中醒来的吴桐在低低啜泣。我默立在老人的身边,内心翻滚着波澜。我惊叹老人的才华,更哀其她的不幸。我在想,如果我晚来,或者不来,老人会走的这样急吗?是她不愿意与我面对,还是如她所说,我的到来让她瞬间崩溃了?早知这样,我就不该隐,就坦诚地坐在小屋前和她好好唠唠。不谈我们,也不谈我与吴桐,就谈她的人生,她的经历,她的才华。在她高兴的时候我不吝惜赞美;在她怅惘的时候能迎合几声叹息,因为多少年来,她像教士一样,把一切都埋在心里,她承载的东西太重,她也需要倾诉,也需要有人倾听;她积攒的困惑太多,也需要交流,需要释放,但因她与社会距离越来越远,与她相知的人都相继离去,再难找到倾诉的人和释放的机会。如果,我与她的谈话能在信任、平等的基础上展开,又在她意犹未尽时或因天气,或因忙碌等随便的借口戛然止住,并约好明天······那,她还会执意要走吗?

唉!好在我们已经握了手,既是相见,又是告别,这就够了,因为,世界上很多的事本来就无法说清,也无须说清。

三天后,我参加了她的葬礼。因为是与吴桐的父亲合葬,我还有机会拜谒了吴桐的父亲,她的奶奶,那位和蔼可亲的,为我做饭,烧洗脚水的老人。我和随我一同参加葬礼的战友们一起,以军人的名义为他们献上了花环,并列队致以军礼!因为,军营大院里那一排排参天的梧桐树刻着奶奶和大叔他们的名字,还有知识过人、狡黠贪酒的老先生,淳朴善良的村民们,如果说,婴儿剪断脐带才算降生,那么,他们就是这些梧桐树接生的人,他们有资格接受这样的敬意!

从墓地回来,身体不支的吴桐需要继续留医,因为有专人护理,我只是偶尔地去看看她,多数时间却加紧推进我们的“合作”计划。我要让她在出院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一个宽敞的、唯美的、崭新的梧桐画室。

一天,我从大连回来赶到医院去看望她,病房却空无一人。护士说,药已经兑好了,她趁护理出去的空当自己悄悄地走了。护理说,这几天她总是看着厚厚的一摞书信,独自流泪。我拿起电话与她联系,可电话已经关机。

她去哪了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1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