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我——答湘云小屋  

2010-09-18 23:39:15|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我——答湘云小屋


             最近  不断有人问我,你是干啥的啊?你是当官的吗?你是做生意的大老板吗?你是做股票的吗?你是导演吗?你是作家吗?你是画家吗?你是诗人吗?你是教师吗?你是搞装修的吗?·····呵呵 ,不一而足,我无以应答,于是,就把这篇文章翻出来,先挡一挡,抽空再回答大家:

 

今天,浏览好友网页,突然,凭空有一个声音传来:“别动,写你呢!”我四下环顾,无人,却发现又一次误入湘云小屋的梨花园。早知道已有不少博友荣登了她的《湘云列传》。莫非几经淘汰的我也要抓来凑数?不管是哪条道来地,咱姥爷也不姓毕,能走上溜光大道也实属幸运。况今天的行头倒也整齐,不细究问也看不出破绽。于是,仰脸、收腹、乍膀,作忸怩模特状,以讨刀笔吏好感。许久,只闻树叶与风儿嘶语,并不见有人描摹盘问。以为白日痴梦,悻悻离去。忽闻有报,中榜矣!正要聚目凝神,被‘有为先生’一大红贴糊个满脸。

在网上,我尚属稚嫩一族,就连网页都是别人在后台帮忙设计。尽管如此,博友已经给了我许多的称呼:大师、才子、老师、有为老师、先生、有为先生等等。而最合我意的就是‘有为先生’,这四个字。有名、有性别;无诈、无惶恐,极好。‘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佳人感怀,必回其声。因一宗买卖已交定金,须先把合同拟好,再静心回文湘云。逐急急提笔蘸墨,列出合同条款:

甲方:湘云小屋;

乙方:有为先生

撕去,搔头,展纸:

甲方:三亚市凤凰镇海坡村委会

乙方:湘云·····

嗨!罢了!罢了!开头且心猿意马,正文还不满纸荒唐焉?于是致电甲,欲以一个‘忙’字搪塞。甲欲辩,吾色曰:“土地又不需保鲜,多放几日何妨?”对方恹恹,旋即强笑。即尔,放逐商人,重启江郎,一头扎进文海,一为热身;二为洗去铜臭,如污浊文坛之圣洁,岂不哀哉!

不见其人,不闻其声而描摹朦胧,实在是困难之极。所以,可以想象出湘云在落笔前舔毫、叼笔、仰梁等茫然之状。因此,发出‘有为先生的经历颇为复杂’之感叹息也实出有因。不过,与心兰照猫画虎的技巧又有不同,湘云先是请君入瓮,用美景将你迷倒,任你在炫耀、迷乱中发出像宋江在猪栏中:‘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之诳言。然后,用网将其罩住,慢慢饮茶静观挣扎状,然后用解剖之画技,剔除赘肉,描摹骨形。而后挥手逐之,任你逃到天涯海角,一纸通缉也不得不使你破帽遮颜。若知今日,何必当初妄言?悔之晚矣!

落入红颜,愿赌服输。既然落网,又有几人能抗住美女柔情蘸水的鞭挞?不如竹筒倒豆,干脆来个痛快。一是显示男子汉大豆腐不屈之气概;二是让美女们不必陪我苦熬,早些休息而怡养芳颜。

于是,烟云掠眼,往事如歌,喃喃自白于纸之上:除湘云所说工、农、商、学、兵都有涉足外,归纳起来还有‘五说’之惘。即:

我是我——答湘云小屋 - 有为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一、       宦官说;许多博友看了我的照片,以为我一定是政府官员,不然怎么能和那么多高官往从过密?谈笑皆名流,往来无白丁 这是湘云在文中对我的形容。其实,九十年代初我就已即弃官从商,而且态度十分坚决。不请长假、不办停薪留职、不留任何退路。风华正茂,仕途皎皎,为何义无反顾?理由有三:一是觉得自己应走向更广阔的舞台;二是自己虽然有能力、有魄力、恤民情、察民意是一个好官。可自己锋芒外露,不会阿谀奉承。要么就会在仕途走的很远,要就因咄咄逼人,威胁到他人仕途而被算计拿下,导致怀才不遇,郁郁余生:三是自己爱好广泛,时尚浪漫,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无所不好,当作家又是我人生的第一理想,艺术生命一定比当市长、省长的政治使命更长久。虽然从政也可搞业余创作,但其中的冲突与矛盾无法调和,使我时常陷入苦恼之中。既然当初为了作家之梦而放弃了将军之梦,那当作家的梦与仕途又产生矛盾时,为什么还要犹豫徘徊呢?于是,一九九二年,我毅然辞去公安处长之职,选择下海。

二、       商人说;人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下海就能成全作家的梦吗?不!不但不能,而且离得更远了。在官场,下班后,工作的事可以锁在办公室,回家后还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比如娱乐啊,写作呀等等。而下海了就不同,俸禄没有了,挣到钱就吃,挣不到就饿着,挣到干的吃干的,挣到稀的喝稀的,一家三口(后来生活好了 又来个儿子凑热闹,三口变四口)都指望我,你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书吗?你敢在娱乐场上沉迷吗?当然不敢。你整天想的就一个字“挣钱”。商人,这是个奖赏极高的称呼,一般人所不能及也。以我的性格特征更是差之遥遥。在原始积累阶段,不昧、不馅、不卑躬、心灵不扭曲的商人又有几人?步入成功者能良心回归,懂得‘河以载舟,河以覆舟’道理的绝非戏言。于是到处沽名钓誉,成了红顶商人,有些既是文盲,又是法盲而靠时运一夜暴富的‘富商’早晚又要被命运戏弄,要么进监狱,要么进地狱。我是小富即安,又有文思自扰。所以成不了商人。

三、       诗人说:一九七六年四月,我最早的诗(即处女作)《雷锋 我的战友》发表在《旅大日报》上,那时我刚当兵不久。我承认我具有诗人的特质与神采飞扬的思绪,但我不是诗人,也没想过做诗人,我的诗只不过是我在小说创造过程中派生出来的一种对压抑的释放。尽管后来我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黑龙江日报》等发表了大量的诗歌,但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诗人。我不想得到诗人光环的同时,也不想沾上‘诗人’的酸涩。我相信,将来我也可能会成为中国诗人协会会员,但我也不会以诗人而自诩。

四、       画家说:应该说最早显露的便是绘画才能。上学、下乡、当兵,一直受用至今。最淋漓尽致的发挥是在部队。不但板报全团第一,还被誉为‘司令部的解放军报’。 而且,作品水粉画《冰山雪莲》也被选送到沈阳军区参展。以至于为后来离开部队而颇费周折。唉!在离开部队的那刻,看到陈列在军人俱乐部里自己的一幅幅绘画作品,不禁泪雨滂沱。现在,成了中国书画学会会员,圆了一个少年画家的梦。

五、  作家说:揣着作家证,说不是作家,不是心虚,就是过分的谦虚。平心而论,我很珍惜作家这个称谓,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及事业的发展,特别是体制的变化,选择写作来维系生存已经很难。所以,我从不收任何刊物的稿费,即使是获奖的酬金,我也分文不取。一个不靠稿酬生活的人不一定不是作家;一个靠稿酬生存的人不一定就是作家。如果你还在疑惑,那我问你,一个人有董事长、总经理、作家等几个头衔时,你会怎样称呼他呢?

最近,有的人在百度上有搜出我的专利信息,问我,你是搞科研的吗?我为了生存曾处心积虑的搞过产品开发,曾获得过两项国家专利,但我不是搞科研的,只是为了生存而想为我的资金、我的人找条出路而已。你可能还会问,既然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靠谱,那你是谁?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会告诉你:我是我——自由、自律的我!

(感谢心兰、湘云的筹划,这篇稿子如有稿费,这次我一定不会拒绝,我想用这笔钱请你们吃饭,如果不想僧多粥少的话,烦请就不要再告诉别人了,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