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张老师 别走了!(日记)  

2010-07-12 03:01:07|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博友中有很多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的老师,每每遇到,我就跟他们套近乎说:“俺也当过老师呢,”有人信,

      有人半信半疑,还有人干脆说:“你太复杂了!”为了证实自己真的当过老师,俺就把自己的《教师日记》贴一篇上来,证

      明咱这人说话还是靠谱地。                                                                                                                                                              

                                                                                                                                                   ——题记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四日     夜

张老师  别走了!

今天,景祥副校长代表校领导班子找我谈话,中心的意思是:我被任命为学校的团总支书记,学校党支部宣传委员。以后,可以继续教课,但不能带班。哦!几天来纷纷扬扬的传言被证实了。

二年七班,是学校有名的乱班,当初交给我时,这个班几乎没有上过一堂完整的课,想玩的玩个欢实,想学的心急如焚,一些调皮的学生把班级搅得天翻地覆。尤其是女老师,想在这样的班级里讲一堂完整的课,那简直是幻想。家长的意见很大,学校也没办法,文革才结束几年,教育积重难返啊。诚实地讲,为带这个初二七班,我真是操了不少的心,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连个谈对象的时间都没有,班级的纪律刚刚有了起色;学生们学习的信心刚刚树立起来;女老师推我们二年七班门时,刚刚露出舒心的笑脸,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却让我走了,我的心很难受。 

  我说:“这个班我不能交,我不能离开这些学生,这个班有今天的变化来之不易,”

“不行!”景祥态度坚决:“这是校领导班子开会定的,”

 “那你们就再选一个团书记,我还去带班,我跟学生说过,要一直把他们送到初中毕业,”

“那更不可能,你是共产党员,要服从组织分配,你是在组织部备案的干部,不能拿组织原则当儿戏。”

学生们很快知道了消息,他们派课代表到办公室找我证实,我无语。

“老师把我们骗了,”女同学哭了,哭的很伤心:“我们班没好命,刚遇到一个好老师又要走了,”男同学则发着狠说:“我们要给学校写信,我们要抗议!”

我颓废地躲在办公室,愁闷地吸着烟,不但没有任何提升的喜悦,反倒像一个临阵脱逃的士兵,我没有恋过爱,我想,这大概比失恋还痛苦吧。

“张老师,快回你们班看看吧,都放学了,你们班的学生一个也不肯走,他们要找学校讨个说法。”

北方的春季,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我猛地站了起来,

“别!”我们地理组的组长鲁敏老师用手制止了我,说:“你去不但不解决问题,很可能会更麻烦,我去看看。”我带着期许,希望这位优秀的共产党员,一个受人尊敬和爱戴的老大姐能把学生们劝回去。不一会,鲁老师回来了,她眼睛红红地,还不断地摇头,说:“唉!就是不说话呀!”

“哦!静坐?”我急忙地向教室走去。已经放学了,走廊静悄悄的,我走到教室门口,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我推开门,随即便愣在那,学生们一个不少、整齐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许多同学泪流满面,我向讲台走去,可我的脚步却蓦然停在那。擦得干干净净的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张老师  别走了!!!”

我凝视着这几个字,好像是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在注视着我,我仿佛觉得“张老师 别走了!”这几个字不是写在黑板上,而是发自同学们心底的呼唤!我心头震颤着,瞬间,我读懂了鲁老师那双红红的眼睛,

“同学们,回家吧,天已经黑了,你们的父母会惦念你们的······”随即,决堤的泪水也漫过了我的视线。

鲁老师又进来了,不过这次不是她自己,她的身后跟着学校最高领导——马维信书记。我期冀地望着他,多么希望他能改变主意,能让我继续留下来当这个班主任,给我们带来一个让全教室都会沸腾的消息,可是,没有······

“同学们,你们的老师是一名共产党员,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他也是一名战士,如果祖国需要,他必须冲上前线······”

教室里没有听到沸腾的声音,反倒是滔滔的呜咽声,有的掩面,有的伏在桌子上,同学们伤心至极······

我悄悄地离开教室,心里在不断的默念......

同学们别哭,我会继续为你们疗治心灵的创伤;

同学们别哭,我不会抛弃你们而离开这个课堂;

同学们别哭,已经黎明,天很快就亮;

······

 张老师  别走了!(日记) - 有为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

                                                                                                      

 

  评论这张
 
阅读(935)| 评论(2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