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梧桐之恋 十八 残阳如血  

2010-05-28 07:14:05|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梧桐之恋 十八 残阳如血 - 有为 - 有为的博客

 十八 残阳如血

 

    “她怎么了?她就是吴桐吗?”肖参谋疾步跑过来。

“快!给你,”我把缴款单塞到他的手里,说:“快把单送去!这有我,不用担心,她只是虚脱!”肖参谋接过缴款单,帮我把吴桐扶到我的背上,我们快步向急诊室走去。

人的承受都有极限,吴桐的承受就已达到了这个极限,这个极限就是两根最敏感的神经,母亲的离开;我的到来。

吴桐的母亲是一个极有才华的女子,她口才、文笔俱佳,记忆超群,无奈她命运多舛,理想屡屡受挫。新中国让人民当家作主,意气风发的大学生们渐渐地发现,真正扬眉吐气的是百万贫农,吴桐的母亲,一个出身富农的新中国的大学生,走到哪都感到有种局促和不安,尽管她谨小慎微,可一场全国性的反右运动还是把她打成了右派,不能写东西,好在她还能教学,凭着自己的知识依然受到人们的尊重。不料,一场疾风暴雨般的文化革命运动让她再遭厄运,六八年,她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当中学校长的丈夫双双被下放到农村,放下教鞭,拿起了锄杆。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当郭沫若宣布《科学的春天来到了》的时候,那些与她一同解放了的臭老九们,青春已悄然逝去。生活的艰辛,社会的磨难,吴桐母亲满腔的热情几乎耗尽。她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切,可并不代表她放弃了所有。她把希望寄托在女儿的身上,她想倾全身之力给她幸福,让女儿来演绎自己未泯的梦想。却不想,命运再一次地捉弄了她,让她在自责和悔恨中度过后半生。吴桐的母亲不会想到,在那个悲剧的年代,即使她不插手,即使是一名喜剧大师,导出的也只能是含泪的“喜剧”。  

吴桐没有埋怨母亲,正如母亲没有埋怨这个时代和这个社会一样。特别是吴桐有了自己女儿之后,她渐渐地理解并原谅了母亲。尽管有时她会在母亲面前使使小性子,在她看来,除了思念伊鸣,那是她所能享受的唯一的一种幸福了。吴桐很单纯,她没有想过有一天母亲会老,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她。不过,昨晚她感到有些奇怪,“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犟的丫头,”母亲一边说一边端详着吴桐,“俺这小老宝还是很漂亮地,”更让吴桐感到奇怪的是,每天母亲都早早地躺下,可今晚却久久不睡,伏案写起了东西,偶尔还自言自语:“有人照顾,妈该歇歇了!”

“妈,你说的不就是要和我合作的那个人吗?我不会同意的,除非·····”

“除非是伊鸣,是吧?”母亲嗔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伏案写了起来,还自言自语地:“那倒也不一定呢······”

每天都起得很早的母亲今早却没起来,吴桐近前一看,母亲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她急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医院立即下令病危通知。一个深爱的人遽然要走;一个心爱的人突然出现,这大悲大喜的骤然相撞,让早已身心疲惫,神经紧绷的吴桐瞬间崩溃。

经查,她的血压低压不到60,高压还不到80,虽无大碍,但我也强迫她住院,一是还需调养,并借此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二是住在医院正好方便照顾她的母亲,两者兼顾。

 “大夫,”我再次走进主治大夫的办公室时,我的战友们正在与大夫探讨病情,“我们按院方的要求又交了五万元钱,”我把缴款单递给了大夫。

“现在的问题已不是钱的问题了,”大夫语气严肃。

“怎么,有什么变化吗?是不是需要外请大夫啊?”我问。

“不!不是,”大夫说:“患者除了严重心肌梗塞,现在又发现还患有糖尿病,肾衰竭等多种疾病,仅仅输液就能导致患者的死亡,心脏手术更无从谈起······”就在这时,吴桐进来了。

岁月的风霜没有改变她美丽的容颜,倒给她增添了成熟和风韵。看上去,她虽然还有些虚弱,但目光已经像秋天溪水般的流光溢彩,一个在我的脑海里勾勒了千百遍的吴桐,从我的视角里渐渐地走出,一个活脱而生动的吴桐又站在了我的面前。她虽然略显焦虑,但仍不失大方、沉稳,见到我们还露出几分羞涩,可能还是因为早上,当着众人,以那种方式与我见面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吧。

“你也是患者的家属吧?”大夫问。

“是啊,”吴桐愣了一下,用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像在问,除了我,这还有别的亲属吗?“是,我是她的女儿,大夫,我母亲的病情现在怎么样了?”

“很严重,因为严重的糖尿病和肾衰等多种疾病形成的合并症,她的心脏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患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们应该做好最坏的准备,比如,”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又落到了我的身上:“尽快通知亲属,”

“已经通知了,”吴桐说。

“哦!还有······”

“大夫,你不用担心,该怎么抢救就怎么抢救,”吴桐急忙申明:“钱不够我们再设法,下午我哥哥他们就会来了,”

“不!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刚才,”大夫看了我一眼说:“刚才你爱人又交了五万押金······”

“什么?啊!不!”吴桐面色通红,语无伦次,“大夫,你搞错了,”吴桐脸上泛起红润。

“怎么?”大夫惊诧地看着我,问:“你不是她爱人?”

“哦!”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倒让我愣住了。吴桐抱歉地看了我一眼,便顺下目光,那目光显得无助而绝望,似乎在准备承受着我无情的宣判。“是,是怎么不是?”我很干脆地回答,没有犹豫。爱人不一定就是夫妻,夫妻也不一定都相爱。而我们,是经历过岁月的磨难而痴心不改的爱人。我面向疑惑的大夫,其实也是向着所有的人,说:“我不是她爱人,但她是我爱人,呵呵,”

“嗨!”大夫摇摇头笑了,“你们两口子可真幽默,这····这不是一样吗。

吴桐感激的看着我,燃烧着幸福的目光里,蓄满了泪水。“大夫,”我接下来说:“请不要担心钱,我们的态度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这点请你们放心!我们会尽全力······”这时,护士突然进来说:“患者情况紧急,”我们都向监护室跑去。

经过抢救,老人暂时脱离了危险,在大家的提示并协助下,吴桐给老人擦净身子,换好新的内衣,以免紧急时手忙脚乱。

一切又归于平静,病房里就剩下吴桐我们两人,吴桐拉着母亲的手轻声的呼唤着。老人慢慢地睁开眼睛,她用目光搜索着,最后停在我的身上,她会心地笑了笑,好像要说什么,吴桐紧忙把耳朵靠近。老人说的很缓慢,吴桐仔细地听着,很怕落下一个字。而后,吴桐起身把我拉到走廊,说:“她说家里的抽屉有一封信,让我马上去取。”

“一定要取吗?”我犹豫着,因为老人还处在危险之中,吴桐这时离开是否合适。

“是的,命令的口气。”吴桐征询着我的意见。

“如果真有什么事需要交代,那就必须去取,而且要快。”这时战友们也围了过来,肖参谋说:

“很快,我开车去,来回最多不超过半个小时。”吴桐和肖参谋匆匆地走了,走了几步吴桐又突然停下来,她转回头看着我,我知道她是放心不下。当她看到我沉稳、自信的目光后才转身离去。她步伐清晰、明快,像心中流淌出的旋律,她知道,现在已不再是她一个人,她的身后有我,还有我的战友们。

回到监护室,我坐在老人的身边,观察她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老人的手很凉,她轻轻地说:“不要再叫医生,我要······安静地离开······”

“大婶,你可要等着吴桐啊,她很快就会回来,”我在她的耳边说。

“不·····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哭声,那样,我的灵魂会更不安,······孩子······”老人喘息着:“请原谅······一个垂暮的人,只能用生命的······最后的一丝力气····把你们召唤到一起···”

“哦!”我吃了一惊,始终处在昏迷中的她,竟然知道了我是谁。“大婶,不必为吴桐担心,她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老人闭上眼睛,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当走廊传来吴桐急促的脚步时,老人已经穿戴齐整地睡去了。

“妈······为什么不等我呀······”我一把抱住失声、失控的吴桐,只允许她拼命伸出的一只手能摸到母亲的面颊,“大夫!我妈没走,她的脸上还带着温热呢······”她再度昏厥过去。

我无法描述女儿失去母亲,那是怎么的一种撕心裂肺的悲伤,但我可以欣慰地说,老人走的非常安详!上帝再度显示出他的公正,把本属于她的安宁又悉数还给了她!

我泪眼模糊,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幅幅昔日的画面:沧桑如海,残阳如血!

梧桐之恋 十八 残阳如血 - 有为 - 有为的博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