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中的梧桐 十四 不堪回首  

2009-10-07 21:21:04|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不堪回首

“先生,您怎么了?”老妇人侧着脸看着我。这梧桐树下简陋而神秘的画室;这幅没有标价的《春去春又来》图,藏在心中几十年若明若暗的谜底突然间昭然若揭。没有欣喜,只有错愕;解开谜团,却更加迷茫。

“哦?啊,我是觉得你女儿的名字,很有意思......” 我把眼镜扶正,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你看,如果念出来,吴桐和梧桐就谐音了。”老人似乎没有察觉出我的异样,因为她已经沉着脸走向门口,好像这个电话再与打不打,画还能卖个什么价钱,对她来说已经没了兴趣,“大娘,我说错什么了吗?”  

“哦!不,这与你无关。” 说着,便缓缓地坐在了她开始就不情愿站起来的地方。

“有关,你是卖画人,我买画人,当然有关。”我一语双关。刚才还期冀能把画卖出去的老人像突然得到了什么无声的指令,再也缄默不语。

 诚然,初恋是难忘的。这突如其来的邂逅也让我怦然心动。但历时二十多年的风雨盘剥,当年的爱恨情仇已失去了鲜明的色彩。经历倒成了资本;坎坷倒成了坦途,就像苦难经过了无数次咀嚼之后,倒慢慢滋润出一点甜的味道。这就是时光的魔力,就像大海,它把失去生命的贝壳从深海推向沙滩,捡回它的人把它洗净、打磨后再涂上光泽,然后放在书橱里慢慢地欣赏,一面惊叹自然的造化,一面赞叹造物者的鬼斧神工。但对它曾经的生命经历,很少会有人再提起。不过我要说,有一种事物例外:或叫它疑问,或叫它谜团。随着时光的久远它会更加神秘,更加令人好奇。诚然,我已经走出了当年的那份情感,可我却始终没有走出留在我心中的种种迷团:吴桐是否看到了我的信?是否知道我依旧在等她、在寻找她?她是否知道她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一天,我成了这个城市最多余、最落魄的一个人?她是否知道我是怎样熬过那个我一生中最漫长,最痛苦的长夜然后又是怎样在夜色的掩护下仓惶地逃离这个城市?我决心解开这些谜团,给吴桐,给自己,给我手中那半片梧桐叶一个交待。

“大娘,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个画室办在这?这马上就要动迁了?” 我装作悠闲的样子在老人的身边坐下,慢慢地接近似乎已经可以触及、但又不可直视的目标。

“这,说来话长了······”老人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哦!”我显出吃惊的样子:“这里面还有故事?呀!一幅作品要是有故事,那可就要买一个好价钱......”老人审视了我一会就转过脸去,她把眉头纠成一个结,似乎要遮挡眼前掠过的凄风苦雨:

“七六年七月,我到二儿子家给儿媳妇伺候月子,我走了不几天,家里就来了一个到大和尚山执行任务的解放军战士。他就住在我的家里。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要从那时讲起......”老人在回忆中讲述,作为局内人我却坐在局外认真地听着。不过我也时不时地插话,躲避着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揭开那些已经不很重要、但一直困扰着我的谜团。渐渐地,一个完整、清晰的吴桐慢慢地浮现出来,而眼前的这位垂垂老矣的妇人,随着她的自述、我的诘问,她的身份也发生了悄悄地转变。即,一个生命的孕育者转变为一出悲剧的导演者。

 我离开大和尚山后,真的就如商场的那位大姐所言,外伤未愈的吴桐又添心痛。不过她很快就收到了我的回信。虽然她不能给我回信,但我信中那火一般的思念,诗一般的语言以及沸腾的军营生活都强烈的感染着她。不久,文革结束了。吴桐的爸爸落实了政策,官复原职到公社中学当了校长。吴桐的母亲,就是正在向我讲述着我们的故事的眼前这位老人,也重拾教鞭,走上讲台。

“我没有见过那位让我的女儿一见倾心的那个人——一个军人。尽管她爸爸,她奶奶都对他赞不绝口,但仅凭一次相遇就托付终身,先生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危险的赌注?”我没有回答,况且,时至二十几年后、一切都基本定论的今天我也无须再答。

“来提亲的人很多,可是她都一口回绝。我知道要是不把她的念想断了她是不会在考虑个人问题的。于是我找到了负责我们那片的邮递员,我让他把寄给吴桐的信直接交给我。学校到邮局只有几步路远,都熟头马面的,邮递员当然愿意。不久,我在他的手里得到了一封来信。我一看,下面连地址都没有,但我知道这就是那个当兵的写的信,我认识他的笔迹。我很生气,平时不让我的女儿回信倒也罢了,现在想回信连个地址都没了,听说过不平等条约,不平等的条款,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不平等恋爱。一气之下·····”老人看看我,犹豫了一下说:“让我把信给烧了。”我立即倒吸一口冷气,天!那唯一没有地址的信就是我从老铁山上写的那封至关重要的一封信。还说什么呢?后面所发生的一切都已知晓,而且也都顺理成章了。

感情是脆弱的,当风雨来袭时需要牵手走过,可是我们无法牵手;恋爱是无助的,在磕绊中只有两颗心可以彼此搀扶。而我和吴桐却像大海中两叶孤舟,而那牵着在我们中间的一段缆绳也被人拦腰砍断。茫茫人海,相言再聚,谈何容易。

“后来,我就经常主动到邮局查询,”她又讲了起来,似乎是日暮中的一挂马车,赶车的人可以倚鞭瞌睡,而识图的老马会自然带路。“哎!你别说,几个月也没再看到他写一封信。我从未见我的女儿每天是那样的魂不守舍,信断了,她的魂似乎也断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眼见在期望与绝望中挣扎的女儿,我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压力,我向她承认我烧了她一封信,但只是一封。而且我对女儿肯定地说,那,一定是一封绝情书。其实后来,我,我又收到了许多信······”

“你女儿信了吗?”往事如风,我完全可以一笑处之。但用这样肯定的语气为我的人格定性,我当然嫉恨。

“不信!坚决不信。我问她,那为什么再没有音讯了呢?她答不上来。只是反复重复着那句话;‘一定有原因的,一定有原因的’。就在这时又有朋友来提亲。男方家在大连,有正式工作,是开车的司机。人家男方偷偷地相看过俺这闺女,一眼就相中了。那个年代我们这有一句顺口溜:‘方向盘,听诊器,要多神奇有多神气’。这些条件还是其次,人家还说让俺闺女接他妈妈的班,到大连一家国有商店上班。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闺女时,她只说了一句话;‘我不稀罕!’我的闺女我了解,想来软的肯定是行不通了,但我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我背着她与男方家把手续都办了。她得知后坚定地甩给我一句话;‘谁愿嫁谁嫁,反正我是一辈子不嫁!’那边催着报到上班,过了期限就取缔。这边吴桐是死活不肯屈服。后来男方家看到无望就开始闹退婚、退工作,那些日子我大病了一场。如果我知道事情是这样的结果,我当初就真不该管。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是豁出老命也得走下去,而且全家人都已经站在了我的一边。那天,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到那个当兵的部队,走时我特意经过吴桐的身边。‘妈,你干啥去?’她警惕地问。我说,到董家沟部队,我要问他们首长,部队有没有纪律?有一个姓张的战士勾搭了我的女儿......她死死地搂住我,哭着向我求情:妈,除了这件事我什么都依你。我也狠下一条心说:同意这一件,其他都依你!她死活不吐口。我一甩身走了,她当街给我跪下了。我继续走我的,这时不少人跑过来把我拽住。我回过头,看见吴桐用仅有的一点力气说:妈,我,我同意......话未说完,便当街瘫倒,不省人事。”

  我背过脸去,悄悄地擦去流淌的泪水:“如果你女儿不答应,你一定会去吗?”我省去了对她的尊称,并用眼睛直视她。

“会!因为我没了退路。”俄顷,她沉思了:“唉!如果去了,我就毁了一个战士的前途......”此时,我看见她的眼中也有了浑浊的泪水:“因为,因为几个月之后,我又收到了那个战士的来信。出于好奇,我拆开了它,我不会忘记那信的内容:

吴桐:

你好,甚念!因为军事机密的原因,半年多没给你写信。怕你着急,所以在上次的信中就做了说明。现在,部队已经回到了营房。我与你的距离又近了。这样我出差时又可以看到大和尚山了。每每这时,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你那奔跑的身影和那条在风中飞舞的鲜艳的红纱巾。因为我带领的几十名战士中没有死伤,没有挂钩,而且又出色地完成了施工任务。团首长正在为我们请功。我想,这其中也有你很大的功劳。你心中的欣喜、委屈、思念都无以倾诉,没有往部队写一封信,没有给我添一点麻烦,这些我都记在了心中。我已经向连队首长提出申请,基本同意我今年复员。到时候我就会给你一个新的地址,那时你就可以尽情地给我写信了。

 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在上个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他那流利而奔放的字里行间,我看到了那个战士的理想和追求。他那火一般的青春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感动了我,虽然那时吴桐已经到大连上班了,可我觉得她那怨恨的眼睛时刻在盯着我,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我怕事情败露吴桐反悔。所以我竭尽全力去封锁消息,到邮局查询信件,然后一封不落地截留。直至我们迁离大和尚山,当我看到我们居住的山寨被彻底拆除、夷平的时候,我才像彻底淹灭了罪证一样如释重负。唉!......”她陷入了沉思。

我知道叙述已经告了一个段落,可那收尾时的一声长叹,在我还未摆脱悲怆的心上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就像傍晚的雨,淅淅沥沥看似将停,而暮色也就紧跟着来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