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中的梧桐 十五 爱之永恒  

2009-10-22 01:04:40|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爱之永恒

“轰隆隆”,沉闷的雷声从天边滚来,在我的心上碾过。是的,无数的感慨交集在一起,在我的心里翻滚着。吴桐的母亲以她的母爱扼杀了我们的情爱。我又不能不原谅她,覆巢之下难有完卵。在那个突出政治、视爱情为洪水猛兽的年代,我和吴桐的相识,相恋,开始就已经涂上了悲剧的色彩。只不过这种至迷至幻的色彩在我们的眼中就像万花筒一样的炫目。我们渴望自由,向往自由,就像飞蛾向往光明,不惜一切扑向灯火,可那恰又是殉情的墓地。这一切看似是我们的悲剧,实则是时代的悲剧,历史的悲剧。难道吴桐的母亲就不是受害者吗?是,本应绚丽的夕阳,却笼罩着忧心忡忡的阴云。所以,我既不能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她,也不会再去责难她。因此在她讲到扣押了我的信并还要到部队告发我,迫使吴桐为保全我而当街跪下并昏倒的那刻,我也只能用泪水来浇灭我心中的怒火。我可以不愤怒,但我无法不流泪,吴桐给我的爱,给我的震撼已经淹灭了我心中的恨。

智者说,时光是医治伤痛的良药。或是因为麻木,或是因为道德,吴桐似乎已经原谅了她的母亲。我呢,作为剧目中人虽然情感一直就纠缠在她所导演的这场剧目里,但我和吴桐从劳燕分飞的那刻起就有了各自的生活轨迹。几十年过去了,恨,又能唤回什么?爱,又能有什么结果?坐在我面前阐述剧情的人是悲剧的导演者,而不是制造者,悲剧属于那个年代。作为一出历史剧目的导演她似乎已经明白这一切。所以,她在向我讲述剧情时还能娓娓道来,而触碰到后面的故事时,她的心情却异常沉重。她每讲述一段就要停下一会,像一个体力透支的人拉着一辆缺油的木轮车在山路上跋涉,每移动一步都要付出无比艰辛。剧情来源于生活,可生活并不是随时可以落幕的剧情。这位曾经的导演心里十分清楚,后面的剧情虽然非她所及,但那正是前面悲剧的发展和延续。

从吴桐答应母亲和我绝交并当街晕倒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已经死了。如果说她还有一丝的安慰,那就是她用自己的牺牲庇护着我。她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几天后,吴桐像一只乖顺的羊,跟在母亲的后面,从烂漫的山野走进了藩篱,一个未知的领地。

从乡村僻壤到繁华的都市,而且还成了国有企业的一员,这是那个年代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事啊。可是吴桐的心是空荡荡的,因为她的爱,她的梦已经葬在了云雾缭绕的大和尚山上,葬在了响水寺那千年的梧桐树下——她初恋的地方。

她的母亲却满心欢喜,女儿进了大城市,有了铁饭碗,男人还是个开车的,除了女儿话越来越少之外再没什么理由能让她不高兴。而男方的父母却高兴不起来,都说丑妻近地家中宝,可这未来的儿媳却聪慧美丽,和自己歪瓜裂枣的儿子一比,怎么看怎么不般配。就是在会亲家的前一天,吴桐瞒着家人来到董家沟,在梁大嫂的帮助下走进营房,并把信物和心事托付给了梁大嫂,    泪洒梧桐,向她心中圣洁的爱情诀别!

“哎!你的那个远方的亲戚找到你没有啊?”就在她婚礼的晚宴上,下班从单位赶来的那位女同事问了吴桐一句。这一句把吴桐问愣住了:“什么远方的亲戚?”这位同事向她介绍着我去商店找她的过程:“个头嘛,一米八左右,对,还带着一副黑边眼镜·····”她还没说完就被同事的目光制止了。因为吴桐已经痴痴地坐下了。她那暗然的双眸忽然闪现出久违的光芒,但那仅仅是一瞬,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滚落在婚纱上,随即就掩面冲了出去·····

“我度过的是梦魔之夜,她度过的是花烛之夜。”几十年来,我一直以为这是吴桐对我伤害最深的一次。而今我才得知,新婚之夜,吴桐秉烛垂泪一直坐到天明。如果问,那一夜这个城市有多少对幸福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确信,只有一对最痛苦的人,一个面如蜡色;一个憔悴难收,那就是我与吴桐。唉!究竟是谁伤害了谁?

  出乎大家的意料,吴桐并没有像男方的父母担心的那样又哭又闹,婚假期满,她就强支病体上班去了。在单位虽然少语,但工作勤勉。回到家中就试着做些家务,对公婆也谦让有序。日子就这样互相小心地过着,虽然谈不上其乐融融,但也算平和、安宁。后来有了女儿,妈妈的翻版,一家人的笑声就多了起来。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从查抄《红楼梦》到禁锢《金瓶梅》——抛开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要讲打黄扫非文革绝对是最彻底的一次。银幕演的是孤男寡女,恋人写信要称同志,夜晚在河边树林里卿卿我我的恋人要小心被抓,抓住了要么大会点名,要么公开批斗,甚至是游街示众。所以六七十年代,没有拉过手,没有看过电影,没有压过马路就结婚的夫妻比比皆是。这样的家庭首先过的是对老人的责任,结婚是完成父母交给的任务;而后是对孩子的责任,“过的就是孩子。”在中年男女的口中我们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坦诚;老人走了,孩子出飞了,再过过什么?过的就是道德,简言之就良心。强者抛弃弱者,几十年的夫妻了觉得良心过不去。如果这个也可说通,那剩下的就是最脆弱的面子。当和睦撕去了伪装,忍耐也不再有耐心,分手二字在口中呼之欲出的时候,男女双方首先想到的是面子,在亲戚面前,在同事面前,在子女面前等等。好了,后面的已与本题无关了。吴桐也是沿着这条主线一路走来,如果说,拿工作与她的爱情相比,她一定会选择后者。那个年代,职号就相当于私产。可以继承,可以转让。既然接了人家的班,就是承接了一种承诺,所以,她对公婆孝顺有加;对孩子,毋庸质疑,那是她生命的再续,未来的希望;对于丈夫,没有爱情,但有责任,妻子应尽的责任。如果历史不发生变革,那么,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他们的家庭会与别人有什么两样。但是,不让社会发生变革,就像不让一挂行走山路上的马车发生颠簸一样,绝不可能。

 八十年代末,吴桐所在的商店私有化,她首先失去了铁饭碗,不过,她很快就回聘了,但工资已经朝不保夕了。九十年代初,她丈夫下岗,不久,他就和几个人一起和单位签订合同,承包车辆跑起了运输。这的确是一个变革的年代,计划经济松绑了,市场松绑了,脱离了集体的束缚,人松绑了。有些人松绑会释放出被压抑的能量,从而一展才能成为暴发户。而有的人呢,失去了束缚,潜在的劣根性开始无限放大。吴桐的男人呢?以跑车的名义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哪怕是离家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也要在路边的汽车旅馆住上一夜。几年过去了,不但家里没看到钱,最后就连车承包金也交不上,最后,车上缴了,人下岗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已经跑顺了腿,吃惯了嘴的这个老实男人,其潜在的色猎本性早已被路边野鸡店里浪荡女人的调笑与淫欲而激活,他以讨要货款为名在外四处游荡。十天半月不回来一次。四年前,这个男人偷偷领走了下岗买断的三万七千元钱就再不见了踪影。家人多方打听他的下落,但众说纷纭。“听说是去了缅甸。”反正他早已忘了自己是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女儿的父亲。这个人在人间蒸发了,人们也渐渐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

“你的公公婆婆都没了,孩子也上了大学了,你也该为自己想想了······”母亲怯生生地看着女儿。她不想对女儿的事再指手画脚,可一有机会她就要救赎良心,并彰显母性。

“怎么想啊?”吴桐依然柔和而顺从。

“我听别人说,像你们这种情况,可以、可以到公安局去宣告他的死亡。因为......”她吞吐着:“因为你们的爱情已经死亡......”

“谁的爱情死亡?”吴桐忽然像变了一个人,她愠怒的看了一眼母亲,随即她手扶梧桐,目光慢慢移向遥远的天际忘情而虔诚地自语:“哥呀,我们的爱情没有死亡,你看见了吗?我依然还守候在这。我忘不了那个刻苦铭心的日子,我走进结婚的礼堂,你却在满世界的找我;你走进商店的时候,涨红的脸上尘灰扑面,就在你转身无助的离开时,我们的姐妹都看到了,汗湿透了你整个后背······”吴桐掩面而泣:“唉!这一切我要是不知道该有多好啊!那我的心就死了,我的爱就死了,那样,我会等啊等啊,等到女儿出嫁的日子就是我出家的日子。那样,我就不会这样傻傻地守候在这,用我的余生独自等待你遥遥的归期。哥!我不信你会彻底忘记你用青春浇灌、用爱情培育的这片梧桐?我就不信你真的听不到我内心的呼唤......”

“傻孩子,房子拆了你不得走?”对吴桐的这种情绪,母亲似乎已经习惯啦,这也是她要陪着女儿的原因。稍后,她就会和女儿再聊起别的话题。

“不走,摆地摊也不走。”吴桐倔强地说。“公安局要去,不过是你去,你拉开了的悲剧帷幕,你还应该把它拉上,这叫善始善终,呵呵!”像是一个成功的主角,说到这吴桐擦擦泪水笑了,不过她又绷住脸严肃地说:“母亲大人,我再纠正一遍,宣告的不是爱情的死亡,而是婚姻的死亡!”

  老人讲完了,像卸下了心灵的重负,恰如在山路上艰难行走的人力木轮车,终于发出最后的一声呻吟停了下来。她用迷茫、浑浊的目光望着远方的云,不知看到的是绝望还是希望。

来不及咀嚼,来不及感慨,往事已矣,逝者如斯。剧可以落幕,可生活还要继续。“告诉你的女儿,有一位先生很欣赏她的才能,想要加盟这个画室,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可这房子就要拆了,这房子就要拆了呀。”老人一边接过纸条一边嘟囔着。我起身道别走了。“先生!”老人在身后喊着:“你忘写名字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