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中的梧桐 十三 浪迹天涯  

2009-09-30 04:11:46|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浪迹天涯

 

第二年,乍暖还寒的季节,我走进了围城。和我一起告别单身生活的还有刘霞。

记得那天,天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飘着细雨,有那么一段时间,细雨中还夹着细碎的雪花,这雪花在空中流连飞舞,横飘斜逸,一百个不甘心坠落,可终究抵不住地球强大的引力,在落地的瞬间没有发出一声的哀怨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婚后的生活与所有媒妁之言的家庭别无二致。我和刘霞都保守着自己心事,大度并绅士般的包容着对方,互不相问,互不触碰。每天用沉默来制造和谐,用分工来履行着各自义务。“感情”一直模糊且守口如瓶。只有在因经济纠纷发生口角时,外人才会说:“他们的感情出了问题”。闻此我苦笑摇头。其实,经济与感情对于家庭来说,并不像经济学所述:“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密不可分”。对我们而言,经济虽然时不时的给我们制造些矛盾和裂痕,但还没达到崩盘的程度。至于情感,早已在冷漠中索然消遁,只有思念时,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囚禁一个人容易,可囚禁一颗心很难,因为人与其它动物的区别是,人的思维和行为可以相背离。就如潜入海底的潜艇,它用声纳触及未知领域,而窥测者却在百里之外。有那么一段日子,总有一种不甘和想要逃亡的念头在我看似死了的心湖里作祟。但一想到四周那一道道无形的高墙和无数只监视的眼睛,那不安分的念头就会不吓自退。是啊,关进来是赎旧罪,逃出去是添加新罪。正如修建《围城》的钱老先生所言:“城里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况且,就如股票,不论你是否盈利,进出一次就惨遭两次税费的盘剥,你是否还有再投资的资本?我的意思很简单,你摔倒了不打紧,关键是你是否还有能力再站起来?否则,委曲求全并非不是一种好的选择,委屈了自己,成全了大家,这也是中国式的涵养与伟大。

心,这种器官一旦和“思”联在一起,就成了一种事物,一种叫做“心思”的事物。它宽泛得像海洋,可以容纳一切;它也可以超越一切,月亮比不上它的高度。既然如此,徘徊在岸芷湖畔的吴桐,用一生的时间能走出我心中宽泛的、漫无边际的思念的原野吗?还有刘霞,如果她忘记了那个爱她,因她而葬送了前程的初恋,那是婚姻道德的需要;如果她不忘,那是人性道德的需要。此生,她与我注定都要在彷徨与分裂中挣扎。

  我和吴桐的爱,来的时候是那么突然,就如她在松软的土堆上没有站稳而猝不及防的栽到我怀里一样,可是当你真的要和它挥手告别时却挥之不去。我以为,当明月西沉,爱也会像潮水般的逐波退去,一直退到深不可测乃至我再也看不见的地方。被卷进周而复始的人啊是多么可怜和悲哀,因为他们知道,当另一轮涨满的明月挂上中天时,潮汐还会再次汹涌澎湃······

 黑夜是嗜伤的阴凉,安静是思念的温床。我不知我是否能再有机会发奋而起,但我却不甘心就此沉沦。在我虚弱与颓废时,冥冥之中我觉得有人要趁机拿走我两样东西,一个是勇气,一个是志向。没了勇气我只能是垂首待毙,没了志向我永远会在漆黑的荒野里徘徊,一样会待毙荒郊。我想起了《神曲》,但丁笔下一个个没了灵魂的躯体,他们还以各种姿态生活在或阴暗潮湿,或阳光明媚的不同层面,我领悟到,爱不是人生的唯一的意义,没有爱,理想也一样绚丽夺目。当然,没有爱的滋润人会很容易受伤,所以,在前行的途中我要找到庇护,或躲开阳光明媚,或规避阴雨缠绵。我庆幸我有两个庇护所,一是拼命的工作,二是忘我的写作。我权且把它称之为理想。

有理想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它绚烂的光环会把你心底的忧伤、惆怅涂抹上一道道绚丽的光泽,甚至你因蛊惑失眠而表现出的疲惫和颓废都可以诠释为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是的,我没有给伤痛留下太多呻吟的时间,除了忘我的工作,我拼命的看书,我作家的梦是解救我与苦难的致幻剂。夜晚是失恋的人最难熬过的时刻,而我却要么被卷进一七九三年法国大革命最猛烈、最壮观的风暴里;要么就是被《基督山伯爵》那传奇的经历惊的目瞪口呆,当我走过二十世纪初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时,我听见一座灯火辉煌的豪宅传出的那些身穿燕尾服的男人们举杯畅饮的谈笑,还有苔莱季娜风情妩媚的笑声。当我看见苔莱季娜一边向楼上跑一边喊着:“西西里柠檬!西西里柠檬!”时,我的心在震颤,同病相怜的我不禁潸然泪下,苦命的密库乔啊,那个灯火辉煌的豪宅应该是属于你呀?有时就着夜色,我也走进晚清那灰蒙蒙的田野,听庄子:“生前人人说恩爱,死后人人欲扇坟”的感叹。我承认,为了忘记吴桐,我努力去认识更多的朋友,他们是;莎士比亚、雨果、大仲马、巴尔扎克、托尔斯泰、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但丁等一大群人,还有;芳汀,安娜,简.爱等,无论是盛誉全球的大人物或生活在社会底层、命运凄楚的小人物,都陪伴我度过了那失意、孤独的岁月。我感谢他们,但我也自问,他们真的能代替她吗?

我们的婚姻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我也经过了工人、以工代干、转干、走上领导岗位的华丽脱变。爱情让位于理想,感情已服从于政治。

一九九二年夏,我突然接到北京信函,力劝我解放思想,下海经商,做时代的弄潮儿。这封来自于北京权威系统,权威人士的信函会令所有心有梦想的人怦然心动。去的地方又必须是深圳、海南两地择一。这,对于一个不甘就范,时时想逃出藩篱的人来说,还有比天涯海角更充满诱惑、更遥远的地方吗?经营了几年不敢触碰的平静一下子被打破了。那些潜伏在内心深处的逃亡的念头被激活了······

在我最初的日记里就写过这样的话:“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庭院里练不出千里马,温室里育不出耐寒的花,”,在当时的情况下,那只属于革命的理想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别说是从海上到天空,你想从事自己擅长并喜爱的行业?你想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哪怕是夫妻团聚,即使不比登天更难,也要跨越重重关山。沧海桑田,时过境迁,现在,机会来了······

  对自己极没自信的刘霞来说,如果大雁南飞,她不敢保证那会不会是她所能看到的永久的背影。去,担心会只身沦落天涯,不去,甚至连悬念都不复存在,平静又归于平静,对我和刘霞来说,那是一段难眠的日子。

我已经放弃了爱情,确切地说是它先放弃了我,我也可以放弃权势,我能在官场平步青云完全是无心插柳。失恋的人不会吝惜自己的体力,甚至生命也看得很轻,以夜继日的工作是我的家常便饭,因高烧晕倒在办公室也无以为怪,乘车公务,一头栽在桥下,为救儿童跳入滔滔洪水,手榴弹爆炸瞬间,冲上去,抢过来,丢出去,三秒钟完成三个生命攸关的动作,勇救两条性命,上天眷顾,不但未死,还毫发未损。你说,这成绩不是脑袋别裤腰沿子换来的吗?尽管这样,我也敢毅然放弃。我不会放弃与生俱来陪伴我的狂放不羁的性格,失去它我就不会再知道我是谁?我的存在还有益于谁?我不会再用什么武断、倔强等词汇来作践我自己,我只知道我是很有主见而且是处变不惊的人,我选择的道路和确定的方向不会因情感的羁绊和铁饭碗的诱惑而迟疑不决,我从内心先开始了的筹划。

“我的理想高于一切,如果让我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做选择,那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事业!”一天早上,面对泪流满面的刘霞,我抛下这句话就走出了家门。平心而论,我对我的婚姻确实已经做了两手的准备,那时,情感早已不是矛盾的主线,一个更大的危机袭来,使我们原本就不牢固的家庭根基更加岌岌可危。母亲病了,因为操劳,在一个寒冷的早晨,母亲走了,带着遗憾。人们惊异的发现,在送行的人群里没看到她的身影。

女人,你听我说,你可以伤害你的男人,但千万不要伤害他的母亲。伤害了男人,你是他的爱人;伤害了他的母亲,你是他的仇人。

时间不能太短,太短会误认是草率,但也不能太久,太久会耗尽你男人的血性。完成了心理的筹划,我便开始了行动的筹划,经过一个月的调整和铺垫,我们便展开平静的谈判。不为情感,不为财产,只谈分手,谈判在深夜里艰苦进行。我晓之以理:“两个无爱的人选择厮守,犹如笼中两只斗兽,明枪难躲,暗箭难防,结果是,一只倒地,一只喘息;” 我动之以情:“如果我还有记忆,如果我只能记住一件事,如果我只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我永远不会把仇人称为爱人。”

“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可以原谅”,当我听到这句话时就质问上帝:“真的可以吗?”上帝沉默着;我又去问母亲:”可以原谅吗?“母亲在临走前一个多月的日子里就不再说话,现在,天堂里的她,依然沉默不语。我愤然出走!

大和尚山依然是它那千年不改的容貌,虽然响水寺早已是旧貌换新颜,可我心依旧,特别是“瑶琴洞”那汩汩流淌的清脆如琴的泉水,勾起了我无限的遐思和哀怨。我在华盖如云的梧桐树下静默沉思,往事就像脚下奔腾的云涛滚滚而来。虽然,至今我不知吴桐因何离开我,也不知她已爱属何人,更不奢望她还记得我,但我们那不期而至的爱,是那样热烈,那样的纯真,这一点百年的梧桐树可以作证;千年的大和尚山可以作证;远方那波涛汹涌的大海可以作证。

我的到来,这个美丽的滨海城市再次向我挥动着橄榄枝,我的战友们决定不惜财力物力,不惜动用手里最王牌的关系把我的工作调到大连来,我相信他们的能力,更感激于他们的热心,但我谢绝了。我要走的很远,直达天涯海角,在临行之前我只想在这里做暂短的停留,我要向这里告别,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再来,是否有勇气再来,这个让我伤与痛,喜与忧,爱与哀愁的城市。

  再见,美丽的大连,再见,我心中的梧桐·····


 

 

梧桐之恋(中篇小说) - 有为 - 有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