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梧桐之恋 十二 爱的忏悔  

2009-09-13 05:31:31|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          一声叹息

  奄奄一息的我被抛在爱湖的岸边,看着那抛下我的小船渐渐离去并消失在远方,爱的涌流也逐波退去,露出荒芜乏陈的湖底。

  天是灰蒙蒙的,没有声音没有色彩,我看到的是一个无爱的世界,只有被爱情遗弃的人才能看到的世界。我喘息着,想收拢体但毫无知觉。我看着围拢过来的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看着他们怎样议论并筹划着我的命运。我很平静,确切的说,此时没有一种情感愿意为我所用。因为没有思想,所以谈不上争辩和反抗,就像一棵干枯的芦苇,风就是我生命的趋向。

  一颗雨滴落到了我的脸上,凉丝丝的,似乎是冰冷的泪?我的面肌抽搐了一下,我记起来了,在逃离伤心之地的那个拂晓,仓惶中我只带回了我的躯体,我把灵魂丢在了那了。我也说不清是它不愿随我离开还是我有意要把它留在那?或许两者都有。我的灵魂不知还能不能再找到我,唉!随它去吧,分开也好,它太钟情,还不知它为爱在异乡还能闹出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来。我的躯体还很健硕,没了思想,但还可以当做工具被人使用,既然还有被利用的价值,总比被灵魂折磨得体无完肤而同归于尽的好。想到这,我站了起来,人群立刻为我闪出一道缝隙:“在繁华的街市,没有灵魂的躯体还很多嘛,怎么说就他一人呢?难道我们不是吗?”大家议论着并拍着骨瘦嶙峋的胸脯。

  我鼓足勇气,迈着蹒跚的步子,向远处有灯光的地方走去。

  我不敢说洞房之夜的吴桐能忘记我,也不敢说她披着婚纱的内心没有难言和苦衷。不过,她已经步入了法律与道德为她划出的领地,不管是绿草如茵还是荆棘遍布,我再不能涉足,就是说,我的情感再不可以为她的忧伤和欢乐而起伏。做为爱过她的男人,此时远离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不管你心多痛,也不管你还有多少理由想要追问:“为什么要抛弃我?不知道我在满世界的找你吗?泪水浸泡着我的心,汗水湿透了我的衬衣······”可这一切还有意义吗?现在,哪怕你是一只伤痕累累并心有不甘的斗兽,你也要悄悄的找到一个僻静地方舔舐你的伤口。两个男人可以较量出输赢,可这恰恰正是夹在中间的女人最大的不幸。况且,我连这个男人是什么模样还不知道,我认命吗?我认输吗?但我离开了,带着几分轻视,我也在心中讥讽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傻,为什么把自己的爱毫无保留的给了这样人,不屑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在转身的当口在我的心口扎上一刀。我不愿这样想,但这样想或许会减轻些我的痛苦······

我走了,尽管我还有不甘和不舍,我还有那么多的委屈,我蛊惑的目光还没彻底的干涸,我想找一个机会痛哭,让我的泪涌成不息的波涛,冲走积压在我心中的苦闷和刻骨铭心的痛苦,让我慢慢接受这个现实,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像饿鹰似的在她的头上盘旋。即使我失去了理智而诅咒爱情,但我不会诅咒女人,因为,没有一个伟大的女性,就没有我,更谈不上另一个女人,这个伟大的女性就是我的母亲。现在,我要履行另一个爱的责任,那就是对父母的爱,对社会的爱。至于我那丢失的灵魂,我不会担心,因为它不会孤独,那取于千年古寺,长于军营的那片茂密的梧桐是它永远的栖息之所,它不但孕育唐风宋骨,还浇灌过吴桐的斑斑血泪,那是吴桐和我心神向往过的地方,我们共同的——爱的见证!如今,我要用冷漠来熄灭愠怒,把世态炎凉的冲剂分成三份,代替一日三餐,从而把一切都慢慢的遗忘······

  至于今后我幸福与否,我都不埋怨我的父母,虽然他们曾用:“不把婚事定下来,我们就请长假陪你”的话来威胁过我。我也十分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给了我太多的时间和空间让我选择,他们希望我以自己的意愿和自由的方式带回一个姑娘,只要我喜欢,他们就乐见其成。可我没有做到,我屡屡食言,不断地超越自己为其设定的时间界限。直到他们已经调到外地工作一年多了,我还是孑然一身。母亲对嗜书如命和行为略显怪异的我根本就不放心,每月都要奔波几十公里来看我几次。我不能说什么,我需要这样的照顾,因为我还没有树立起重新快乐起来的信念。

  黄昏的校园是多么的安静,我常常站在窗前看着空旷的操场发呆,那四周的杨树慢慢幻化成梧桐,梧桐树下站着一位姑娘,“是吴桐吗,你在等我吗?我找你真的好辛苦······”一阵刺痛,让我猛然从幻觉回到现实,泪水随即涌出,我不控制它,泪水流干也许我还会再坚强,也许我还会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谁知道呢·····

 我没有理由不振作,没有爱情的生活并非毫无意义,我已经说过,除了吴桐,我生命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女人,我的母亲,她为我吃了太多的苦,我要让苦难深重的母亲因我而扬眉吐气,容光焕发。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让人指指点点:“对,就是她儿子,看了那么多对象,挑的邪乎,一个都看不上眼······”让母亲如芒在背。

  我出生在国家内忧外患的年代,我天生营养不良,生下来就双目失明,三岁了我还不能走路。我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绝对是个奇迹,创造这奇迹的就是我的父母,他们把粮食省下来给我,自己用野菜充饥。我是一个生长在贫困人家的富人坯子,我会常常因吃不到大米饭而哭闹,这时母亲就无奈的出门了,回来时,有时就像变戏法似的把一碗大米饭放在了我面前,但她也有空手而归的时候,因为她没有敲开人家的门。今天,我已经成了父母的骄傲,特别是我的母亲,当别人在她的面前说起我时,她总是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可背地里,我却时常听到她的叹息,就像守着满桌的珍馐,清澈的溪流,却依然如饥似渴,愁垢满面,他们为我的婚事每日忧心忡忡。我出生时,因为软骨病而不能行走,是母亲精心的呵护才给了我站立的童年,今天,我发誓,为了母亲,我要第二次站立起来,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1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