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中的梧桐 九 寻找梧桐  

2009-08-18 21:38:47|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寻找吴桐

 

吴桐:甚为想念,见字如面;

分手后我写给你的信都收到了吧?有一段时间信中断了,是因为我被派往了大孤山。一是部队不允许对外写信,再就是即使寄,信也要经过多人辗转,既违反纪律,又不安全。这些,我已经在上山之前在信中向你说明了。现在我已经回到地方,工作也即将安排。这是我家的地址,收到信后请速回信,将你的情况告我,以免除我心中多年的牵挂······

尽管我的工作还不明朗,但我的地址是明朗的,这就够了。我必须尽快的把这封信寄出去,不能耽搁,因为我已经耽搁得太久。只能写信而收不到回信的日子就像只有播种而没有收获的季节,是如此的令人煎熬和焦虑。我想,吴桐收到这封信后一定会百感交集。是啊,知道自己所爱的人在哪却不能相见;满腹的心事、与日俱增的思念无以倾诉,一面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一面又被剥夺爱的权利,那一张张写满爱意的信笺也无处投寄。在爱的辞典上,还有比这更令人痛苦的爱吗?好在这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虽然脱下了军装,可我的头上依然笼罩着道道的光环。在那为一顶军帽都让人舍命去抢的年代,我的共产党员、复员军人的身份和我的那份令同龄人羡慕不已的正式工作简直就是一块块金子招牌,这足以让每一个高傲的姑娘驻足、垂青。文革十年,青黄不接,造成了大、中、小学师资严重缺乏,不久我就被分配到母校当了一名美术教师。这说明,我成为一名国家正式干部只是迟早的事,但我很平静。我认为这一切对我来说并不意外,可在别人的眼中,我简直就是平步青云了。越是这样,我的压力就越大,我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媒人的上门的游说。我一面找各种理由拒绝,一面盼望吴桐早日回信。在等待中我又发出第二封、第三封信,可所的信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我知道,即使有了吴桐的音讯,我也不会马上告诉父母。因为吴桐没有正式工作,他的父亲被下放到农村。严格意义上讲她是农民的子女。如果我公布了我她的关系,对我们这只有万八人口的小镇而言,无疑将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那对我期望过高,那些因被我婉拒而以为有失颜面的人就会反唇相讥,甚至花样繁多的猜测和谣言也说不定会甚嚣尘上。我可以特立独行,我可以藐视世俗,但我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去伤害另一个女人,她就是我的母亲。她为我饱尝了世间无数的辛酸、屈辱和苦难。我是她生命的支柱和骄傲。母亲是一个开明的人,只要我能找一个我可以接受的、有工作的女人成家就行。听听,条件并不高,只要有工作就行。唉!是啊,在那个靠铁饭碗吃饭的年代,爱情再重,也不可能成为现实生活的天平上另一端的砝码。为了不伤害我的母亲,我必须把藏在心中的爱再度隐藏。我的“先立业后成家”的理由,一半是激励自己;一半是宽慰家人,说是宽慰,实际上就是拖延时间,为自己等待一个机会。于是我以夜继日的看书和写作,成绩也渐渐显现。我的文章经常出现在报纸上,半年多的时间我就被提拔为学校的团总支书记,进了校领导班子。这样优越的条件而不谈对象,潜台词无疑就是——志存高远。没错,我的志存高远不仅在于我的事业,而且也是为了我心中珍藏已久的那份爱。爱珍藏的愈久就愈加神圣。我无意诋毁哪一位心仪我的姑娘,我只想说,吴桐在我心中的位置已无可替代。我朦胧的感觉到,此生除我之外,不会有人像我一样,能够给吴桐以足够的幸福,因为,我的存在,就已经占了她幸福的大部,而我的才华,好像也只有在她的面前才能熠熠生辉。我出生时先天不足,我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成为篮球场上骁勇善战的健将,除了母亲无私的付出和精心的养育之外,还要得益于上天给我的眷顾。我希望上天能再眷顾我一次,就一次。如果能让我和吴桐在茫茫的人海中再次相聚,那我一定倍加珍惜,我保证,除此之外再无所求。

面对压力我开始防御性的退却。首先,为了逃避母亲每天的絮叨,我不得不借故住进办公室以求宁静。为了缓和各方面的压力,有时我也不得不装模作样地像一只被牵着的羊跟在媒人的后面走街串巷。熟料,我的努力和退让并未缓解舆论对我的压力,其结果倒适得其反。我发现我和周边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在许多人的眼中,我简直成了孤僻桀骜、难以理解的另类。

  我常常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夜幕下的校园,那寂静、空旷的操场一如我空旷无助的心,我感到无比的孤独。我坚信吴桐对我的爱一如我对她的爱,就像那千年梧桐深植于地下的根一样牢固,可此时,她在哪儿?为什么杳无音讯?她是否会想到千里之外曾经和她相吻相约的那个人,在清冷月光下依然在痴痴地等待?我们的约定不是一年,也不是两年,因为我们没有给它设定期限,如果一定要让我们说出一个期限,那就是永远!

不!不能这样无限期的等待。要寻找一个机会去寻找她,可机会在哪儿?

  苍天有眼,机会终于来了。第二年的五月,团市委选拔优秀团干部到省团校进修,我有幸成为十八颗青松之一(全市十八个人,戏称十八棵青松)。我利用毕业前夕写论文的假期连夜登上了开往旅大的列车。

   仅仅两年的时光,旅大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它的名字由旅大市改为大连市,金县也将成为大连市的开发区。当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大和尚山时,眼前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响水寺已被列入大连市近郊的一个重要旅游景点正在抢修、扩建。因为修建高等级公路及配套设施,吴桐家所在的位置早已大面积动迁。曾经熟悉的已经陌生,我甚至失去了方向感。我没有找到老先生,我落寞地站在那,远远地望着那棵古老的梧桐。现在,它成了我们相爱的唯一的见证,然而,它却缄默不语。像一个教士把世间所有的苦难、荣辱、兴衰和人们的忏悔都埋在心底。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还要为我们制造一段离奇的邂逅?为何还要抛下一片叶子蛊惑两个充满青春萌动的男女青年,让他们在爱的崖边,没顾得前后左右看看就一头栽了下去。

大连的开发区真是一个大手笔,当我匆匆赶到吴桐上班的那个商店时,那里早成了一张白纸,正等待着描绘最新最美的图画。我决定夜宿金州,明天一早再返回军营。那里毕竟有我的足迹,我的汗水,有我亲手栽下的梧桐。我知道,它们已不会再告诉我什么了,但它们能给我回忆。一个亲手葬送了自己勇气的懦弱者,此时还奢望什么?


梧桐之恋1—19(中篇小说) - 有为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