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中的梧桐 四 走进响水寺  

2009-07-29 22:19:06|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走近响水寺

 

上山的路其实并不窄,只是路的两侧因长满了草而显得有些荒芜。特别是去响水寺的岔路,基本被荒草遮盖,说明这早已不是什么香火鼎盛的去处了。沿着绰约的路影再向前走百余步,便隐约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无疑,我已在懵懂中走进了“洞天福地”。

响水寺始建于唐代 ,正殿右侧有"瑶琴洞 ",因洞内有山泉涌出 ,且又滴水成韵,琴韵泉声 ,因得此名。它依山而建,在高大的山壁上还刻着清末民主人士康有为先生在 1925 年游览此地时写的诗句 :“金州城外百果美 , 瑶琴洞内三里深。遥记唐王曾驻跸 , 犹留遗殿耐人寻。”它用青砖砌墙,墙内一颗大树气势宏伟,树冠凌于屋宇之上。我没见过梧桐树,但我断定这就是连长所说的那棵有几百年历史的神秘的梧桐树。从破败的围墙可看到院里。这个远近闻名的响水寺的建筑并不宏伟,但飞檐青瓦,看出历史的沧桑。寺庙的门窗可以罗雀,门板、窗扇早已被人拆走。依稀可以看见寺内东倒西歪的神龛和被打倒在地的神像。从风格上看,寺庙的大铁门明显与寺庙整体古朴的风格迥然不同,显然是为了保护寺庙而后加的。大门紧闭,下面凄凄的荒草已把门的下摆淹没,说明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但围墙有一处缺口,那是许多人翻越、蹬踏的痕迹。我站在那试了试高度,可以说仅用手的支撑我就可以一跃而入,可我不能,我是一名被革命大熔炉锻造了两年多的军人,那道墙,对别人来说,犹如一撑而越的木马,而对我来说,是不可逾越半步的雷池。

“有人吗?······”我喊了几声,没人回应,只有一群惊鸟像是给什么人报信似的在我的头顶飞掠而过。我左右环顾,悄无声迹,只有风在抚弄着树枝。

“说寺已不是,说庙已不妙。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我回过头,一位须发皆白,面色黝红的老者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大爷,你好!”我敬了个礼:“您是看这个院的吗?我想进去看看,您能打开这大门吗?”

“这个大门已经很多年没有打开过了,锁已经锈死了。”大爷瞟了我一眼“要看,就从那豁口跳进去吧。”说完转身欲走。

“大爷!”我跑上前去:“我们参谋长在开会时说了:‘跳墙没好人,好人不跳墙。’”

“哈、哈、哈······那么多人都已经跳了,还差你一人?”我的话引来了大爷一阵爽朗的笑声。

“不!大爷,我不能跳。”

“哦?那你可就要白来一次喽,”

“大爷请留步,”我跑上前拦住大爷:“这么远的路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啊,”我恳求的说。

“你不是路过的?”

“不,我是专程而来。”

“这里有什么吸引你?”

“我是执行任务,不,我是慕名而来,想到里面看看。您是陈······”

“凤凰栖梧桐,孔雀恋旧枝,大路不通心路通,该通之时自然通。”说完了,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飘逸般地走了,把我孤零零地扔在那。鸟在树上交头接耳地叫着,像是在嘲笑我。

老者姓陈,原是响水寺里的道士。文化大革命响水寺被砸,道士们都自寻去处,只有他不肯离开。此人没有家室,靠三分耕垄及专门看护寺院挣得的工分过活。本人有两大爱好:一是读书成癖,二是嗜酒成瘾。有人说他有点彪,有人称他是‘山中一仙’。这些,昨晚在吴桐家从奶奶及大叔的口中我已略知一二。没想到,此人的癫狂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等我在响水寺附近找好了住处,时间已偏晌午。我决定先把行李取过来,一是避开吴大叔家的午饭时间,怕老人再挽留我,二是怕晚了再与吴桐不期而遇,那样,已经稍许平静的心,会不会再飘逸难缚,我的两条腿还会不会听从我的指挥,“张伊鸣,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别是大海还没跨越,就在小河沟里翻了船;高山还没攀登,就被小石子给绊倒了,孰重孰轻,你自然懂得。”心急恰赶下坡路,我从疾走变成小跑,我刚到吴家附近,就看见奶奶和吴大叔正向外面送几个客人。

“让她安心养伤,按时到公社卫生所去换药。”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妇女嘱咐道。

“奶奶,出什么事了?”我急切的问道。

“大妈,这位解放军同志是谁呀?”那位中年妇女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

“哦!这位张同志到山上执行任务,就住在俺们家。”奶奶指着我说。

“呀!那俺们吴桐的伤好的可就快了。”

“快了?我看啊,我看不是快了,而是慢了,嘻嘻嘻······”另几个人也附和着,他们一边向山下走,一边回头对我指指点点,“哈哈哈······”

原来,早晨吴桐骑自行车上班,快到单位时一不小心压到了路边的一块石头,结果连人带车一起摔进了沟里。单位的人见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头上还流着血,就急忙送她到镇卫生所。领导随即发话,回家休息,工资照发。她被单位的人连人带车给送回来了。

我急忙向东屋走去,奶奶拽住我:“张同志,能劝她吃点饭么?她连早饭都没吃,你的话管用。”奶奶两只手抓着围裙站在灶房,一副痛惜的表情。吴桐躺在里屋的炕上,头上缠着纱布,看上去很疲倦。“怎么不小心?······”我欲言又止,掩饰着内心的焦虑和隐痛。吴桐没有看我,也没有说话,这分明是一种无声的抱怨。

我承认我是一个情商很低的人。当兵之前在农场劳动锻炼,一天收工回来,我发现我的脸盆不见了,我急了,那里面还泡着一条新做的裤子呢。“谁看见我的裤子了?”情急之中我在宿舍前喊了起来。几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女青年走过我的身边时用目光一再的提示我,说:“你的裤子丢不了······”可我一点也不懂,丢不了怎么没了呢?“谁看见我的裤子了!”我的声音更大了。那些在我身边走过的女青年都窃窃地笑我。我气得饭也没去吃,我刚走进宿舍,听‘叭’的一声,我隔窗朝外一看,我的脸盆被扔在了洗脸架上,我急忙跑出去。是的,正是我的脸盆,不过我的裤子已经洗了,只是还没来得及晾而已。一个熟悉的背影哭着进了女宿舍。后来,我发现,过去总帮我铲地的那些女青年也不再帮我了。那时,我一直都没想明白我究竟错在哪。 

如果说那次是因为鲁莽而伤了人家自尊,可这次我似乎是朦朦胧胧的懂了,只不过我是不想承认,不敢承认,不能承认罢了。 

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敢直面吴桐,心中总像有一种莫名的愧疚,因为从她那疲惫的目光中可以断定,昨夜,我辗转反侧,她也一定没有睡好。只不过我看到的是月照东墙;她看到的应该是残月西沉。我怕她看我,虽然她看不到我心跳的速度,可她能看到我这张发热的脸啊!无论骂自己是多么的不争气,发热的脸一定是红的,无法掩饰。为了我的政治前途,我必须把我内心真实的情感,那种青春的、懵懵懂懂的冲动与渴望用牙关紧紧地咬住,下咽,再下咽。然后用平淡与冷漠稀释之后再表达出来:

“你奶奶说你早上就没吃饭?那怎么行啊,年轻轻的要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吆!听口气好像是部队的首长,”她笑了笑,不屑把我这不痛不痒的话听完,扬了扬嘴角问:“找到你的梧桐了吗?”

“找到了。"我脱口答道,但旋即听出了弦外之音:“不过,我,只是在院外看看,我,没进去院子。那大门的锁头已经锈了,打不开了······"

“是的,你进不去的,除非你跳墙进去,你是文化人,我想你不会的。"

“文化人?”我愣了一下。“我算什么文化人,撮大岗的一个······"

“听说你要走了是吗?”她依然答非所问。我一时语塞。她把脸转过来:“帮我把挂在墙上的背包摘下来",我把挂在墙上的挎包摘下来递给她,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锁头放到炕上:“你把它交给看门的老先生,他会明白的。”

“你叫他先生?哦!不过他挺有学问的。”我拿起锁头问:“你去找过他?”

“把锁头换了,这样,你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出,有门不走,会授人以柄。”

“是的,我······”

“听说你要走了,我不方便送你,”她把头转过去的瞬间,一颗泪珠从她的脸颊滚下。

“不用,你,你送什么,况且,我,我还没找好住处呢······”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反悔,要说谎,甚至我自己都有点吃惊。但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也无法迈出这个门。吴桐定期要到山下取药,靠谁呢?靠大叔吗?靠奶奶吗?都不可能。如果此时我真的以一个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扬长而去,那我就太自私,太懦弱,就太不仗义。那不是我的性格,我可以负情,但我决不能负义,一个负义的人和一个负情的人,同样是臭名昭著。

“哎呦!”她缓缓的转过脸,在我和她目光交汇的瞬间,她用手捂了一下额头。奶奶和大叔都从外屋跑了进来。

“这个可恨的石头!”她用余光看着我,我不敢直视,好像那石头是我放的一样。

 “石头不长眼,你还没长眼呐?”奶奶嗔怪地:“疯丫头,也不怕张同志笑话你,” 

“奶奶!”吴桐用被子把泛红的脸蒙上。

“孩子,你不走了?”奶奶回过头,笑容里带着歉意,说:“那你去响水寺可要多跑路喽。”

“没事啊,只不过多走几里路而已。我们部队急行军是常有的事,有时一个晚上要全副武装跑几十里呀。况且,我也要经常下山办事,顺便还能把药带回来,省得你们二老跑路啦。”

“奶奶!我饿了!”被子又掀开了,露出了吴桐荷花般的笑脸。

 我心中的梧桐 四 走进响水寺 - 有为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

  文革期间遭到毁坏的 响水寺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