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新春寄语  

2009-06-07 11:51:14|  分类: 我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我们又跨入了新的一年!

拉开窗子,寂静的花园飘来了阵阵幽香,触景生情,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神态;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悦耳的鸟鸣。此时,它们在哪?生活得好吗?微风吹拂着窗帘,也翻开我心头一页页的牵挂。

   去年九月的一天,儿子放学带回一只小鹦鹉,说是同学给的。小鹦鹉很是可爱,绿色的羽毛,粉红色的头顶,特别是它那弯勾一样的小嘴,叫起来清脆悦耳。

“我不是说我们不再养鸟了吗?”我一边嗔怪,一边把鸟放进笼子,添水,添米.而后,站在那久久地伫立,凝目沉思。

2000年1月18日,我们搬进了新居。两大套房改成的复式楼,还有一个足够大的空中花园。在我们感受到宽阔和舒适的同时,空旷和寂寞也随之而至。怎样才能让这诺大的房子充满生气呢?我首先想到养狗,不为看家护院,只为在寂寥中听到它狂吠几声,以制造出生活的火热和沸腾。

一听到‘奔奔’这个名字你就可以想象出它是一个怎样桀骜不训的家伙。我们从小把它养大,感情甚笃。可惜,在一次海边散步时,它竟‘重色轻友’,尾随一只漂亮的母狗而去。任我怎样呼唤,它都如东风吹马耳。后来,朋友说,他在一个好狗的人家见到了奔奔,终日不吃不喝,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等我闻讯赶去时,它已经越栏逃脱了。不久,家里闹起了鼠害,用尽了各种手段而不能根治。出于无奈,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养了一只小猫,取名‘妙妙’。不到半年的时间,老鼠在我家真的销声匿迹了。为了给名声日下的猫的家族平反,我以妙妙为题材写了一篇《好猫难做》的寓言小说,刊在了中国《生态杂志》上。遗憾的是,在一个漆黑的夜里,走出花园的妙妙再也没能回来。唉!都是月亮惹的祸啊。那段日子,我的心一直充满着牵挂。

后来,在朋友的建议下,我走进了花鸟市场,于是,一对小鹦鹉就把我的花园闹得生机勃勃。我的心情也在清脆的鸟鸣声中逐渐开朗。我将笼子挂在花木丛中,一是营造鸟语花香的和谐;二是让鸟儿感到已置身于自然。可是,离树丛越近,小鸟就越想跳上枝头,常常忘了自己是囿于笼中。那渴望的神情,时常啮咬着我的恻隐之心。我常想,人住了大房子,还要有花园,凉台之类的室外空间,鸟有双翼,却无缘蓝天,能否?......于是,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的脑中一闪。

几个月后,我背着所有的人偷偷地打开笼子的拉门,小鸟们好像并不在意门的开关,漫不经心地啄着米,我心中一阵窃喜。我说,你们已经熟悉了环境,这里给你们备足吃喝,你们来去自由。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人惊呼:“谁把笼子的门打开了?”我急忙跑出去,我说,这是我放的,我让大家都离开这,鸟会回来的。我说得很自信,似乎我和鸟儿之间有过约定似的。大家撇嘴的撇嘴,白眼的白眼,将信将疑地散了。

奇迹在天黑前没有发生,而且一连数日也没有发生。朋友不忍看我整日倍受奚落的尴尬,于是,花园里又重新响起了清脆的鸟鸣。这次我吸取教训,我和鸟首先交流感情,它们鸣叫,我吹口哨,你来我往,虽然互不达意,却也混个脸熟。再打开笼门送水送米时,它们对我已不再避让,我估摸着时机已经成熟,于是......

“谁把鸟放走了?”花园里又传来了惊呼。

“是猫把笼子扒开的。”东窗事发后,我再没有勇气挺身而出,而把责任全推到了猫的的身上,为此,我一直心存愧疚。后来,邻居又送来两只鸽子,说是吃肉,这当然不行。我说,就在园中散养,别说它已经打了翅膀,就是飞了,它们也知道回来。我忘了它们是肉鸽而非信鸽,也忘了它们是哪一天飞走的,就像它们忘了哪一天飞回来一样。

那段时间,我天天望着寂静花园发呆,牵挂之余,我也忿忿,我想到鸿门宴里项王放走沛公后,亚父叹曰:“唉!竖子不足与谋。”面对冷嘲热讽,我只有破帽遮颜。私下我曾发誓,此生不再与它们谋事。可就在这时,儿子却又接受了别人的馈赠,带回一只似曾相识的鹦鹉,这不是故意啄我的疮疤吗?

嗔怪归嗔怪,我还是天天为它送水送饭,但别指望我再次放鸟归林。不过,人有人格,鸟失去自由,不等于就失去了配偶及交流的权利啊!于是,我到花鸟市场为这只孤鸟作了性别鉴定,当确定它是雄性后,我当场为其选了一只娇小的雌鸟,结束了它单身汉的生活。没想到这个男权主义者对我包办的婚姻不但不领情,反而对雌鸟耍尽了蛮横之能事。休息时,雌鸟要和它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行,否则,利嘴相向;用餐时也要等它吃饱喝足雌鸟才能收拾残羹冷炙。

“这鸟随根,谁养像谁。” 这下我又跟着吃了锅烙。好在,它们关系逐渐融洽,而且,日渐亲密,这样,我才从别人影射的阴影里走出来。

一天,我发现雌鸟叼着落在笼中的干草像是要做巢的样子,我恍然大悟,是不是它们有了爱的结晶?我赶紧找来了一个包装纸盒,为它们做了一个精美的栖身之所。有了巢,每天有小米、谷子、蔬菜、水、甘蔗,作为鸟,还有什么所求呢?看着它们每天唧唧喳喳、忙忙碌碌的样子,我觉得,它们向往蓝天的愿望已经不是那么迫切了。我甚至想,一但它们有了宝宝,它们在羽翼未丰之前,我还要为它们再做一个大的笼子,让它们把这当成真正的家。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既然如此,我再浪费笔墨就显得多余了,可是,就在那天夜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那天早晨,孩子跑到卧室把我从梦中叫醒,爸爸!鸟飞了一只!我急忙跑到楼下,当我走近鸟笼时,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我,妻子更是直言,要放就都放,留下一只干啥?七月里下雪,我比窦娥还冤,我没有解释,径直地去查看鸟笼。这次绝不可再赖到猫的身上,因为笼中水一点都没洒,也没有抓扯争斗的迹象。我回过头说,都散了吧,说不定一会还能回来,话音未落,一阵唧唧喳喳的叫声就从对面传来,我立即兴奋起来:“看!看看!回来啦不是!”

飞出去的是雄鸟,它就在对面的楼台上它朝我们急切地叫着,时而又飞过来在笼子的上方盘旋,两只鸟一只笼里一只笼外,你一言我一语地,像是争论着什么事情。也可能是疲倦了,公鸟终于落到笼子上,半推半就地被我们重新送进了笼子。妻子提醒说,“把门用铁丝拧上。“用不着,”我说:“把你关里,你那眼神恐怕连门也找不到呢。”大家都笑了。笑声中又一个宁静的夜晚悄悄地降临,带着成就感我沉入美美的梦乡。

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从楼上凭窗望去,花园里红色的三角梅开得正艳,大人孩子都聚在那里。我拉开窗子,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爸!两只鸟都没了!”我一愣,睡衣也没换就向花园跑去。

笼子挂在高处,门紧闭着。可里面却空空如也。因为我有案底,所以,如果没一个可信的说法,能解除大伙对我的猜忌吗?于是,我又拣起本行,以老一个老公安的身份对昨晚的事件作了如下的分析和推理:

    首先,昨天雄鸟出逃又回来就是一个疑点,你们想,一个能飞得比十层楼还高的鸟怎么会轻易被我们抓住呢?那么,是想回来和雌鸟团聚吗?肯定不是。

那天,雄鸟先行逃脱,却不想雌鸟不具备逃生的本能,打不开那扇设计精巧的门。或许是那份难以舍弃的真爱;或许是雌鸟已经身怀六甲,所以,雄鸟不得不出此险棋,自愿再次身陷囹圄,要不就同享蓝天;要不就共同把笼底坐穿。正所谓:爱情诚可贵,逃生技更高。那么,它们是怎么逃脱的呢?请看:

夜幕降临,雄鸟开始用它那能嚼碎甘蔗、嗑断竹子的嘴咬住笼门的竖栏,向上一点点移动,然后用身子挤住吊门,使其不至下滑,让雌鸟先钻出。而后,自己用身子将门驮住,要么雌鸟在外面用嘴将门叼住,或雄鸟故伎重演。细节虽然无从考证,但它们一定配合得相当默契,不然,怎么能达到双双逃离之目的呢。

    为了证实我的言之可信,我又举了一个事例加以佐证:

有个人养了几百条蛇,发现日渐减少。于是,主人就带着摄象机偷偷地跟踪。结果发现,一到夜晚,所有的蛇都挤到墙角堆成金字塔状,利用墙的磨擦力把最上面的蛇顶上去,上去的蛇再垂下尾巴勾住下面的蛇,于是就形成链条,源源地滑到墙外。这种智慧与牺牲的精神,不是在电视上亲眼所见,谁会相信?

“唧唧喳喳!”一阵熟悉的鸟鸣打破了沉默,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向不远处的树丛里凝望,是它们,听得出那清脆的叫声,声声都是兴奋,声声都是依恋。

文章已经结束了,可我还无法放下笔,处在青春时期的‘奔奔’;曾经有过荣誉的‘妙妙’;还有那对被打了翅膀的的鸽子,尽管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可我却理解你们的艰难。因为,这个城市没给你们留下多少空间,道路更加拥挤,就连你们浪迹的海边,现在也已是人满为患。所以,你们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同时,我也恳求那些见到过你们的人,其实,同在一片蓝天下,同享生命的权利,唇亡齿寒,没有它们,人还能生存吗?所以,当它们落魄的时候,特别是当它们慌不择路、不小心挡住你尊贵的车轮时,千万要给它们一条生路,我知道它们绝不是故意,因为,它们很可能还空着腹呢。还有,假如那对从《圣经》的故事里飞出来、又从我的花园里飞出去鸽子,还有我那绝顶聪明的小鹦鹉因翅膀受伤而落到了谁的手上,千万替我照顾好它,你对它好,我不敢说有什么回报,但,它们一定会记得你,这一点我完全可以担保。

令人欣慰的是,牵挂它们的绝不仅是我,还有许许多多与我有过相同经历和不同经历的人。看见了吗?北京奥运会的国家体育场就是一个巨大的鸟巢。虽然,那里挤满的是人而不是鸟。但这也足以说明全社会乃至全世界的人们都已经在关注着它们。

我的‘奔奔’、‘妙妙’、‘鸽子’、‘鹦鹉’,还有你们的朋友们,以上的话,就算是我遥寄给你们的新春寄语吧!

愿新年的钟声给你们带来平安、幸福!        

永维写于二00九年元旦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