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懂泰语  

2009-04-29 21:28:04|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7月,我们全家四口到东南亚旅行。我们先从海口飞泰国首都曼谷。记得很清楚,在海口机场等机时,儿子还带着尿不湿。(姐姐十八岁)

飞机在机场落地后,因为曼谷机场很大,语言又不通,所以,我们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找到散客出口。一位中国朋友和泰国最高法院副院长黄其国先生已前来迎接。泰国是三权鼎力的国家,总理、检察长、法院院长属同一级别。 最高法院副院长是国家副总理级。有人要问,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为什么没有点特权,而等在外面?对!如果在中国,别说是在职,就是退休的这个级别的人出门也早已是警车开道喽。

在曼谷小住了几天,我的中国朋友和黄其国先生夫妇便陪我们一起去泰国南方著名的旅游城市芭提雅。我的中国朋友驾一台车,黄其国先生亲自驾着自己的私家车。黄其国先生虽然不行使特权,但所到之处都有朋友盛情款待。最高级别的一顿饭也是最难受的一顿饭。不但语言不通,而且礼节颇繁,一个六十多岁的皇家劳工部部长递你名片,要屈身并双手呈上,吃饭时个个正襟危坐。我虽然面带微笑,那心里是相当地难受。

黄其国先生祖籍是华人,懂一些汉语,受其影响他的太太也可以和我们用汉语做简单的交流。有一年黄先生到中国度假,曾到我家做客并过了六十岁的生日,所以我们是老朋友了。

儿子张南一般都是黄先生夫妇轮班抱着。一次,黄太太抱着儿子张南去药店给院长买药,回来时兴冲冲地来到我们面前说:“了不起,了不起!你儿子会泰语。”我们都感到奇怪,大人在曼谷机场因为不会泰语差点没走出来,一个刚牙牙学语的小孩子怎么一下子会泰语了呢?“真的,真的。”黄太太依然兴高采烈。然后把手里的药盒递到我的手上说:“你儿子叫这个‘丫’,我们泰语的药就发‘丫’的音。”我们一下子都坠入‘五里雾中’。我拿过药盒仔细的端详,果然,发现了秘密。原来在药盒的一角画着一只小鸭子,儿子是看图说话,可黄太太不懂鸭子的汉语发音,所以,一个兴高采烈的像个孩童,一个懵懵懂懂地成了神童。写于2009-4-29懂泰语 - 有为 - 有为的博客

                                                                在泰国芭提雅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