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裤子的故事(日记)  

2009-04-17 07:53:11|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下乡时起写日记,虽然有些晚,中间也有疏漏。但现在翻起来,那一行行的字迹,常常把我带回那火红的年代和青春的岁月。回首那蹉跎的历程,那朦雨胧纱的往事,常常令我激动不已。今撮其十则,以飧读者。

 

一、     

收工了。修理了一天的地球,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无论男女都要抓起脸盆洗去田地一天的灰土。可是我却没有找到我的脸盆。我急了,因为脸盆里还泡着一条裤子呢。那是我上个月花六元钱做的,这可是我一个月的工分啊。“谁看到我的裤子了?谁看到我的.......”我在宿舍门口喊了起来.这时从女宿舍走过来一名老青年(先下乡的被称为老青年):“别喊了,你的裤子丢不了。”她压低声音,也好像是故意路过。

“丢不了咋不见了呢?”我的声音更高了。

“还文化人呢,傻瓜一个。”老青年瞪了我一眼走了。

“我傻?你丢东西你也傻?”我嘟囔着进了屋,食堂的钟声响了,我往炕上一躺,也不去吃饭。这时窗外“咣当”一声,我赶紧出去。我的脸盆被人扔在了脸盆架上。裤子已被洗了,只是还未来得及凉。不远处一个人哭着进了女宿舍。尽管是背影,我还是认出了她。她是我在校时的同班、同坐的女同学。“还文化人呢,傻瓜一个。”我愣在那,又想起了那位老青年的话

去食堂来回的路上,许多女青年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有的还窃窃地笑。我心里很不舒服,多少也有些委屈。这事都怨我吗?半个月能回家一次,小火车一来,谁没裤子穿谁不急?况且,那是我一个月的工分啊!

唉!这条惹事的裤子。

一九七二年七月十九日晚 于十一公里农场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