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好猫难做(小说)  

2009-02-22 20:35:2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庄的主人把小猫妙妙送给了来访的朋友。临行前,猫妈妈对妙妙百般嘱咐:“孩子,到了新地方可不像在山庄这样自由自在,要做一只听话的好猫。唉!”猫妈妈伤感地说:“现在,做猫难,做一只好猫就更难了!”妙妙给妈妈擦了擦湿润的眼睛,问:“妈妈,那你说,怎样才能算好猫呢?”猫妈妈想了想说:

   “过去不是有过这样一句话吗;‘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可现在不一样了,人们养猫多半是当成宠物,至于你抓不抓老鼠他们并不太在意。

    “那我们就不用抓老鼠了吗?” 妙妙疑惑地问:“我听主人的朋友说,他家的老鼠很多。各种鼠药都用过了,无济于事。”猫妈妈用一种严肃的目光看着妙妙:

    “孩子,记住,从生态的角度讲,我们是老鼠的死敌,但现在,老鼠抓得,可吃不得。”

    “为什么呢?那我们吃什么呢,” 妙妙对其中的奥秘还不清楚。

    “傻孩子,人类为了对付老鼠,研制了许多剧毒;鼠药。那些年,一些身强力壮的猫,说死就不明不白地死了,唉·····”妈妈又哽咽了。

    “妈妈,老鼠都有毒吗?“妙妙问。

    “当然不,不过,就算你侥幸没被药死,你也可能惹上麻烦。妈妈当年不就是因为吃了老鼠而被主人赶了出来的吗?那时我还怀着你,要不是山庄的主人收留了我,咱娘两早就流落街头了,”见妈妈很悲伤的样子,妙妙也就没有再问,它听说过‘人心叵测’这句话。虽然不全明白,今后的日子自己多小心就是了。

    老鼠抓还是不抓?吃还是不吃?妙妙带着志向,带着妈妈的叮咛,也带着好多疑问离开了山庄。

    来到了新的家。妙妙便不顾路途的不适,开始熟悉周围的环境。哇!这是怎样一个富丽堂皇的家呀。天然的理石,豪华的吊灯,就连坐便器、洗手盆都镀着金呢。可惜的是,这么好的房子,有的门板啊、地毯啊都被老鼠嗑坏了。一种使命感在妙妙的心中油然而升。于是,它开始昼伏夜出,躲在暗处悄悄地观察动静。妙妙很快就发现,天还没黑透,老鼠就从楼梯的夹层里、厨房的柜子下面溜了出来。更有甚者,主人和客人还在客厅兴致勃勃地聊天,老鼠就从靠花园的窗子大模大样的跳了进来,闹的主人好没面子,举起东西想打而又不敢。有一句话不是说吗:‘投鼠忌器’。这么贵的家具和器皿要是砸坏了有多可惜啊。老鼠呢,似乎也早已弄懂了黔驴技穷的含义;打我,不敢;抓我,手软;下药,不吃;鼠笼,不钻。气死你,干瞪眼。妙妙心中喜忧交集.喜的是:在这个家里,只要把老鼠消灭干净,自己就能立住脚跟;忧的是,老鼠的数量众多,又是里外勾结、串通一气。自己单身力薄,寡不敌众。如果没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本领就很难出奇制胜。闹不好再来个“出师未捷身先死”岂不被人笑话?于是,妙妙每天早起晚归到花园里练上树,练跳墙,练前后滚翻。摔疼了也咬牙坚持。

    “我告诉你啊,你那猫是只野猫。”一天,妙妙听见女主人对男主人喊:“你那破猫!整天吃饱了上树扒墙,就是不抓耗子,赶紧哪来的送哪去。要不,我就给她大姨打电话,送给她算了。”

   “猫头鹰怎么总偷猎家禽?苍鹰为什么盯着羔羊……”男主人正读着报纸,听到喊声他抬起头,用严肃的表情对女主人说 “鼠目寸光,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那天你在花园是怎样摔倒的啊?”
   
“耗子拌地呗。”女主人不加思索的回答。

    “老鼠都能把你拌倒,它还会把两个月大的小猫放在眼里吗?它不练点本事行吗?”

    “少拿我说事”。女主人听出了话外音,说“那天花园的灯不是坏了吗?再说,我不是也有点蹩腿了吗?”女主人辩解着。

    “就算你蹩腿摔了,可你把老鼠砸的也不轻啊?人家呢,一翻身抖抖毛跑了。你呢,在床上躺了多少天呐?如果老鼠再咬上你一口,你的命恐怕都难保了。”男主人语重心长的说:“不要小看了这小小的老鼠。为了对付它人可是费尽了心机啊。其实,对付老鼠,非猫莫属。鼠药这东西只能管一时,不能治长久。破坏了生态不说,还会促使老鼠进化。一旦它们知耻而后勇,那将贻害无穷啊!”男主人敲着桌子上的报纸说:“你看,你看,现在与人争食的动物越来越多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它们的生存受到了人的威胁?听说你姐姐还在城东开了一家猫肉馆?天地良心,积点德吧啊!我们总说爱护动物,爱护动物,就从你做起吧,给它们一点生活的空间……男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女主人已经不屑地扭头走了。

     男主人的这番话被门外的妙妙听到了,它感动得差点掉泪,为了报答男主人的知遇之恩,妙妙练功就更刻苦了。练功回来呢,还到男主人的怀里偎一偎。它就是想告诉那些善于自作多情的人;猫,也是懂感情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跟他溜啥须,还想不想混了?”女主人拍拍自己的肚子:“到我这来!”男人生来三两酒,女人生来半斤醋。妙妙歉意地看看男主人,极不情愿地跳到了女主人的肚皮上。

   “挺舒服呗?不抓耗子,倒挺会享受啊!”听着女主人的冷嘲热讽,妙妙心里别扭极了。一样的话到了她的嘴里咋就变得难听了呢?它就纳闷,同样是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这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妙妙很想在她的屎包肚子上狠狠地咬上几口。可是它想,好猫不和虎斗,何况还是母老虎。妙妙强装着笑脸,用爪子在女主人的脸上拍着,逗她开心。心里却说:“赖皮、赖皮、猪八戒他二姨。”

    这天妙妙练功回来,见女主人已经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喂!猪八戒它二姨!”妙妙在女主人的肚皮上拍了拍,她不但没醒,反而鼾声大作。妙妙本来就很累,这鼾声让它顿生困意。它在女主人的身边竟然忽忽悠悠地也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美美的梦。

    妙妙梦见自己已经成了一名抓鼠英雄,就像打虎英雄武松那样被人用轿抬着,无数的人围着它。在众多的目光中,妙妙看到了男主人那鼓励的目光,女主人自责的目光,还有妈妈那骄傲的目光,它得意极了。忽然,轿子开始剧烈的摇摆,轿子上挂的铃铛也叮咚叮咚地响个不停,远处一群老鼠正向他们冲来,人群惊恐四散。

   “不要怕!不要怕!还有我呢……”妙妙大声呼喊,可话音未落便一头从轿子上栽了下来。

   “谁按门铃?”女主人惺忪、懒散地问。

   “是大姨来了。”保姆回答。

    大姨像个贵妇人,但她那贼眉鼠眼的五官却有点不太协调。

   “就是它呀!”大姨一边吃着薯条一边绕着妙妙直转,那目光让它不寒而栗,“不抓耗子你饿着它。要不我领回去调教几天。”                     

    这番话正中了‘猪八戒她二姨’的下怀:“对,我先饿它几天。”

    太阳大大的,妙妙仍然坚持练功。它已经几天没有吃饱肚子了。一次,大姨把薯条扔在了地上:“吃吧,谗猫!”大姨边说边靠近它。妙妙闻了闻就惊恐地逃了。

    “看看,看看!”大姨恼羞成怒:“都谗成啥样了。”她的火上浇油更激怒了‘猪八戒她二姨’。从此,妙妙的遇境就更加艰难了。偶尔孩子们给它一点东西也会遭到大人的喝斥。

    困难并没有吓倒妙妙,也没动摇它想当抓鼠英雄的决心。可让妙妙为难的是;此时如果真的抓了老鼠,就会让‘猫饿了才抓老鼠’的谬论得到认可。让‘猪八戒它二姨’之类得计;如果不抓呢,就会给大姨及同类以口实,她们会说:“你看,猫已经不再抓老鼠了,不吃肉还有何用?”如果是这样,那后果就更可怕了。唉!“做猫难,做一只好猫更难”。妈妈说的真对呀,妙妙第一次感到活着的艰辛,它无奈地摇着头。

    天黑了,妙妙练功又渴又累。它想到花园的水池里喝口水。忽然它看见暗处有一群老鼠正聚在一起吃薯条呢,那包装竟和大姨手中的纸袋一样。

    “喂!老弟,反正也没有饭吃,就再练一会吧,嘻嘻!”有一个老鼠竟嘲笑着向它招手。妙妙像是受了莫大的悔辱,它瞪大了眼睛,尾巴竖得高高的:“你们和谁称兄道弟?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

    “哎,和你呗,和你称兄道弟是抬举你。”说话的是老母耗子:“我七侄子三小舅子的二闺女跟你四叔的关系老铁了。这么论,你算啥辈啊?”老鼠们都捧腹大笑。妙妙懊恼极了。两眼喷着怒火,多少天饥饿和屈辱,都是因为该死的老鼠。又累又饿的妙妙本来是想回去休息,可它的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向老鼠逼近。

    “小样。都快站不住了还想打呀?”母耗子嘲弄着。“孩子们,别怕!有人给咱们······不,有我给你们撑腰,今天就给他点颜色看看!”闻言,妙妙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它一个箭步冲过去,妙妙和一群老鼠厮杀了起来,花园顿时成了尘土飞扬的战场。

    要是在过去,再肥硕的老鼠也不过是猫的一顿美餐;再狂妄的耗子见了猫也要逃之夭夭。可现在,猫抓老鼠仿佛已经成了昨天的故事。在老鼠的眼中,猫,要么是有钱人家花枝招展的宠物;要么是街头失魂落魄的流浪儿。更让老鼠放心的是,一些血气方刚的猫竟被主人像狗一样地用绳子栓在门前的树上用来吓唬老鼠,你说,用猫吓大的老鼠还能怕谁呢?

    俗话说得好:是正就压邪,是猫就蔽鼠。妙妙虽小,可这几天它的功夫没有白练。你看,撕杀中它弹跳如簧,落地如钉,横扫似雨,旋转如风。几个回合下来,许多老鼠皮开肉绽,倒地哀鸣,有的抱头鼠窜。一只小母耗子见硬的不行就施美人计;“大哥,不,大叔,有话好说,今晚我做东,地方你选······”说着就往妙妙身边凑。妙妙根本不吃这一套。一口咬住它的喉咙。此时,妙妙真想几口把小母耗子吃掉,这对于挨了几天饿的妙妙来说,这可是一顿美餐啊。可它想到了爷爷的死;伯伯那没闭上的双眼;临行前妈妈的嘱咐,它没敢吃,只是用爪子把小母鼠按在地上。

    大公鼠见自己的小密有难,便带着几只膘肥体壮的老鼠上前营救。妙妙顺势来个扫荡腿,“扑通”一声,一只老鼠被抛进了水池。

    花园的战事惊动了屋里的人,她们把脸贴到窗子向外观望。‘咣当’不知是谁还把妙妙经常进出的窗户关上了。

    看到这些,妙妙心里一惊,像是背后中了一支冷箭,它的心中无比的悲凉,手脚也好像被抽了丝似的软了下来,它长叹了一声:“唉!不是我不尽力,是人和老鼠已经沆瀣一气······”

    其实,无奈的事不仅是今天。自从这个大姨来的那天起,妙妙就谨小慎微,起早贪晚刻苦练功。一些胆小怕事的老鼠已经偷偷地举家外迁,那些幽灵般的流窜者也很少光顾。可这么明显的变化‘猪八戒它二姨’却视而不见?更让它怒不可遏的是那位大姨,横加挑拨它与主人的关系,灭猫的威风长老鼠的志气,不知其用意何在?自从她来了之后,老鼠的数量又急剧回升,这已引起了妙妙的警惕。它也曾经听说大姨在城东开的那家“猫肉馆”生意一直阴死阳活的。而她自己却肥的流油。不知是谁在暗中指使和资助?这样推断,真要置它于死地的不会是别人,妙妙想起了刚才老母耗子的叫嚣:“有人给咱们.....”

    此时,妙妙的心境十分的悲凉,拼命的厮杀让妙妙的喉咙却像着了火一样,眼睛也冒着金星,饥饿让妙妙力不从心,出手时常落空,这一切都被老鼠们看在眼中。那斗红了的眼睛如炭火受到了阴风的蛊惑,它们互相仗着胆向妙妙围拢。那嚣张的气焰似乎要把‘无名鼠辈’的帽子一下子甩进了太平洋似的。此时,妙妙多么希望有谁能助它一臂之力啊。可是没有。只有屋里的人在隔窗观望。她们才不愿意打扰这场富有悬念的争斗呢。如果老鼠把猫打败了,那该是多么惊人的暴料啊?

    那些见风使舵的老鼠,一看局势发生了转变,也随着母老鼠转身杀了回来。妙妙用尽全身的力气掐住大公鼠,可它却来个鹞子翻身,在几只硕鼠的相助下,妙妙被压在了下面……

   “掐死它!掐死它!老鼠们一起狂叫……

   “耶!耶!……”隐约之中妙妙还仿佛听到了有人在欢呼。而且它还依稀看到了那一张张被玻璃挤的扭曲的脸……渐渐地,妙妙的眼前出现了一层层的黑云.它仿佛看到了黑云之下、荒漠之上,一群衣衫褴褛的孩子正捧着历史的教科书追着一个老师模样的人问:“老师,妙妙是老鼠害死的吗?是吗?老鼠的保护伞是谁呢……远处,闪电划过,雷声轰鸣,轰鸣声渐行渐远······

    就在这紧关节要的时刻,突然,从花园的外墙上闪出一个黑影,这黑影,在月光下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瞬间、这闪电就化为一道离弦之箭!玻璃后的人吓得纷纷向后退去……

    利箭向鼠群射去,利箭向黑暗射去……

    随着一声声惨烈的哀嚎,老鼠们四处逃命。大公鼠也不敢恋战,脱身就跑。妙妙起身想追,可还未起身便又摔倒了……那黑影叼着一只硕鼠回来了,那是一只猫。

     从那满身的尘土可以看出,它是一只流浪的猫。它目光炯炯,充满着正气和侠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流浪猫蔑视的向躲在窗子后面的人一指:“难道还怕得罪他们不成?”

   “谢谢您了,妙妙喘着气,慢慢地恢复着体力:“您……救了我,我应该知道您的名字?”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见何必曾相识’,就叫我大哥好了。”它把妙妙扶了起来,惊异地问:“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啊?”猫大哥责怪道:“你为谁去拼命啊?就为你那些麻木不仁的主人吗?”猫大哥真的火了:“这个世界已经是善恶颠倒,美丑不分,麻木不仁就像瘟疫一样的蔓延着,就凭你······”

    “我……”妙妙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无声的泪水包含了多少辛酸、苦难。这泪水是对人世不平的无声控诉!

    猫大哥看了看四周说:“唉!走吧,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妙妙站了起来,她吃力地走过去叼起一只被他们咬的老鼠……

    “别!”猫大哥加湃刂谱0nbsw蒼bsp;&T-S /,妙妙0n l- 它。要不我领回萮t="span s辇您的   “掐死它!掐死它!老鼠们一起狂叫……谋B砩芅T-S剖裁猫善NT蟆[诺8龈; &nbs &nbn lan桌譌AM“电好了★视的向躲在粗魅寺肃的表枪笠膊桓伊嫡剑焉砭团堋C蠲钇鹕硐胱罚苫气· >…领

12pt;疲弧简 >体;-US" 填新宋辘辘饥-US到鹉体;;钥鄉e="!走吧,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妙妙站了起来,她吃力地走过去叼起一只被他们咬的老鼠    “喂!老弟,反正也没有饭吃,; “】了譻pan>pan IZE:墙榱怂疲弧天性和本腢S"F苹谠浦tyleT-FA。吃啥卦得n>…棵瞰变;  主人滤嗟谋砬人问:“老师,妙妙是老鼠害死的吗?是吗?老e="F像犯12p说呢低下钦釿: 新宋体;" 醋盘辶Γ骸澳   “就是它呀!”大姨="3 人 新" >为什肧" ONT-SI奶欤嫠畦里还唱到‘GHT:pan 绶好酒an style="FON峁让浪鳪HT:睦鲜an><鹂吹T-F㈦臩行㈦哦旧器浮冰,御,硬妹 “〖负鮨an。腟IZE:惊义;" 体;"上坏兄都在pt;><-SIZ鹉体……救了我,我应该知道您的名字?” pan鱐-S谢 新捎煤戊然侄魏图颇倍的噬四越><假p;&拿男ζ的&n径直媚占自譕NT走……匾四兀D窍他才span懂得<辉苦繟MI匾笋往沉Σ样氩幌自譕NT宋添担E: ,待罩人:靶无比的悲咙的在云謓b「”>&n…匾如抓狄刊簧一> 的空等我映筧n 就澳阍&nbsyle="FOZE:体;" 匾钛剑笏进过骸坝裁丛林n><钠bn la-FAM时兜能捡到拥绾沙滩也恕z为籪onEN笏ξ蕙;-US我潘&nb嬲箔扰麓┯,礱n style="FON-FAMILY: 新宋体;" >    “老鼠都能把你拌倒,它还会把两个月大的小猫放在眼里吗?它不练点本事行吗?”

   “谁按门铃?”女主人惺忪、懒散地问”……救了我,我应该知道您的名字?”……螅蝞bsbsp苏鈖an 鲜罅很无蠲瞵很渺妹盍NT-啊;谢顾似鍿" “∪ニ麓……救了我,我应该知道您的名字?”榍骄绨轲的天?赏

n st>&npanλ伺苈碚蓟眼 来道 ;被逼的湃聪村子an 凸反FON伙ng="ENEN笥还往哪湃伪卦钏透EN笥是快溃p> 1 刑煳必√炷慵。縧e="sp窃暮淖蛹tyl榔荒膎 st暮淖蛹品⑸l榔荒膎 ;&n那些麻木不仁礢" “∧中慰趕ty惊翌送讣词顾塔姨’諩N笥也比被土俗缶钩难邰8蚮on邰G那上萻pabsbs猫ㄒ运伪馗”NY: 新宋; 花园的战事惊人问:“老师,妙妙是老鼠害死的吗?是吗?老控诉!<&缶钩靶s ><涫单" 铋

…紧紧p><

省泵" ><可ぁ<。谠浦骑在…紧紧p>< “似嘻失谮夜色驳阊丈纯矗 蔽叛裕蠲钤僖膊荒芸刂谱约海桓黾匠骞ィ蠲詈鸵蝗豪鲜筘松绷似鹄矗ㄔ岸偈背闪顺就练裳锏恼匠 控诉!酶依止圬5玝sp;S" “∷维妙靡残砼: 新宋的原夜是疲弧精神悼伞点振废Mtyle信亩加活 刑炀桶拐; F<。俊蹦像爸啊泵叔叔檬笠样碌碌无 混n st欤……救了我,我应该知道您的名字? …" 台上静 它氐群颥硬玫群12pt-US" 巧裙仨了杀然黑透蚩点颜色看看!”闻言,妙妙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它一个箭步冲过去,妙妙和一群老鼠厮杀了起来,花园顿时成了尘土飞扬的战场】厮撸<皎 ONt; F洒耍弧添担NY: 新宋;&nb主人滤嗟谋砬人问:“老师,妙妙是老鼠害死的吗?是吗?老a主人麓着体力:“您$_sha-shareA - 窍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ILY:alt=" - 窍 - 梦 开 始 的 地 方ILY:肃的表情> iw Rllo ency="lo lloFAMILreBtn_weixinrbo.ph.126. ma/ZryzPSFzgAGzd8iDQjFdDg==/1357 87653401981.jpgag"> ">我礶s;" 控诉!a主人滤嗟谋砬ZE: 12pt; FONT8T-SI公鼠也不敢恋湛錩GB2312SI公鼠襶le="FO line-hei发表在《中国 楷体_GB2312ag"> 鹜罚新地方可不像在; 花园的战事惊公鼠襶le="blog zt公鼠也不敢恋lang="EIZE:ascic05 fc1了,” ="ag">rr>永维span> ="ag">rr>欣裳圬读幌>似寓言 要是 ="ag">rr>寓言 2pt⒁馍羁/⒎Y:钏紁a寓言常用拟S"笔肺弈又能写p萌擞胛锵嗷ソ蝗目冠稼级" 生劬 箔仍⒀运妒母龊&n兀但膊磺巴砬世态n了赡知友琢贡洮无牟的捕p说乎更引K注意必付 ="ag">rr>我无豢也无AMI敌种饕 >话计pan 读书,请ダ鲜。你-US黄回信/有事即联: 16模消崩鲜我即写信。bY: 新宋体;" 醋盘辶Γ骸澳 ="ag">rr>新磗pa迹祝阖家幸福樱祥绥n lY: 新宋体;" 醋盘辶Γ骸澳 ="ag">rr>树明lY: 新宋主人麓着体力:“您 ="ag">rIZE:hansc05 fc1了,”t ="ag">>谨;" >  &醋盘辶Γ骸澳 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控诉! c065lY: 新宋主人滤嗟谋砬公鼠襶le="b5og ztIZE:t fc05 fc11 nbwblog zt两滞妨耍 ="ag">rr>年lY: 新宋主人麓着体力:“您 1lY: 新宋主人滤嗟谋砬公鼠襶le="b5og ztIZE:t fc05 fc11 nbwblog zt两滞妨耍 ="ag">rr>;" >  &醋盘辶Γ骸澳 31lY: 新宋主人滤嗟谋砬公鼠襶le="b5og ztIZE:t fc05 fc11 nbwblog zt两滞妨耍 ="ag">rr>日lY: 新宋主人麓着体力:“您 lY: 新宋白雍竺鎦le="msobdwb indeFON21.75pan style主人麓着体力:“您 控诉!lY: 新宋白雍竺鎦le="msobdwb indeFON21.75pan style主人滤嗟谋砬IZE:t fc05 fc11 nbw en.5pan两滞妨耍t ="ag"> ="ag">rr>注:李树明庑国绿色时报总 。" 读ng=绗旋毕执河镖云_2015主人ss="nbw-blog-start"> < 掌 &nbef= ;

掌 &nbef= ;

掌 ; href="http: o?url= 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