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厚积薄发

在网络 甄别现实中的挚友

 
 
 

日志

 
 
关于我

张永维, 笔名:有为、冰谷。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生态杂志》《北方文学》《北极光》《艺术天成》等多家刊物、报纸刊登作品。代表作有:小说《五娘》《硫硫屯的葬礼》《偷窃者》,诗歌:《向北方》《老兵 我亲爱的战友》《脚步的诗行》《椰树 母亲》《三角梅》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路 易(日记)  

2009-02-11 08:44:26|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易是我收养的一条狗。一年前,爸爸因工作调动,家搬到了锦山电厂,把我一个人扔给了这房子。我决定把它装修一下。为了备料方便,我把院的杖子拆了。

一天下班回来,正准备进院。在乱七八糟的木堆旁站起来一只大概有三个月大的一条小狗,如果它还算是一条狗的话。它瘦骨嶙峋,身上裹着土。大概它已猜到了我是这家的主人。猜疑中还不时地摇着尾巴。看样子它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它在摇尾巴时身子也在晃。它后腿颤抖地岔开,以防尾巴摇动时摔倒。它快站不住了。我敢说,它是用仅有的一点力气在向我示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人吃饱了连狗都喂了”。说的就是像我这样的单身汉。我必须先给狗弄了些吃的,它急,我可不急。上班的时间到了,我跟它说;“你可以走了。我一个人游来荡去,无法照顾你。”

晚上因为喝酒回来得很晚。到家门口,黑暗中看见一个小东西向我迎来,我愣了一下,随即豁然醒悟。“它没走?”大概它已是无家可归,或者它认为,我就是它所要寻找的人。总之,它没走。

既然没走,就要有个名字。叫什么呢?它是被遗弃在路边的狗,那就叫它‘路易’吧。恰好与‘路遗’谐音。半年后,我因为出差,把狗又送到朋友贺汝祥家。不过,这次出差回来,我没有像以往那样把它再领回来,因为老贺的儿子冬云已经离不开它了。后来冬云又把它带到伊春区的姥姥家去了。伊春区,是市政府的所在地,能到伊春区工作和学习是许多人的梦想。很难调进去。可是,路易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去了。应了那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话。路易进了伊春,我见它的机会就少了。恰好,今天到伊春办事,老贺约我到他的岳父家一坐。

我们进了院,这时一条被拴着的大狗狐疑地站在那看着我们。“张老师,这就是你的路易”。老贺说。

“什么?”我被他的话蛰了一下。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也无法把眼前这个光洁亮丽的‘路易’和当年那个一身尘土、摇尾巴都要倒下的‘路遗’联系起来。我叫了一声“路易”。并慢慢地接近它。它开始‘呜呜’地叫。好像在表达一种无法表达的痛苦。然后向我扑来,用前爪抚我的双颊,用舌头舔我的鼻子。然后围着我绕来绕去,用绳子把我的两腿缠了一圈又一圈,好像是不让我离开它。我不断的把绳子绕开,它却不停地缠。最难忘的是,在离开郑家的时候,它不让我离开。它还是以这种方式来挽留我。我绕开绳子并安慰它,并答应会经常来看他。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我终于脱身,我走到大门口,它还不断地向我扑来,可拴在脖子上的绳子又把它无情的拉回,它几乎疯狂了。不息的血液把我的感情带到我的全身。我不敢再回头,我的眼中盈满了泪水。我想起了一位名人说过的话;“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其次是狗的爱,然后才是情人的爱。”

再见了!我的路易。

一九八三年六月二十三日于友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